假如没有徐悲鸿和郭沫若 傅抱石还会不会成为拍场传奇?

傅益瑶是我国著名绘画大师傅抱石的女儿,幼承庭训,从小就看父亲作画,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古典文学专业毕业后,在江苏基层教书时,开始学习绘画,受到郭沫若、吴作人等先生的称赞,有“山水逼似乃翁”之誉。1978年东渡扶桑,以弘扬水墨画为己任,身体力行,专注于水墨画创作,在佛教障壁画方面有较高的建树,并以日本民俗文化民间祭的创作而享誉日本朝野,曾获日本最高美术评论奖“伦雅赏”和“神道文化奖”。

“左壁观图,右壁观史;有酒学仙,无酒学佛。”南京傅厚岗高坡之上的傅抱石故居,客厅悬挂着这样一副对联。

 

图片 1傅抱石
云中君和大司命 114×315cm 设色纸本 1954年

图片 2

去年北京保利春拍“近现代书画夜场”,傅抱石巨制《云中君和大司命》以1.6亿元起拍,经超过6分钟的竞价,由场外买家通过电话竞得,最终以2亿元人民币落槌,按照15%的佣金计算,最终成交价为2.3亿人民币,创2016年度中国近现代书画全球拍卖纪录,同时追平2011年傅抱石《毛主席诗意册页》(八开)在北京翰海创造的2.3亿元拍卖纪录。

 

图片 3傅抱石、关山月《江山如此多娇》
1959年作 人民大会堂藏

1963年傅抱石一家的全家福

傅抱石是20世纪中国画巨匠,与齐白石并誉为当时画坛“南北二石”,人民大会堂陈列的《江山如此多娇》便是出自傅抱石笔下。绘于1954年的《云中君和大司命》为横向构图,长3.15米,宽1.14米,创作于1954年。这幅画作是傅抱石根据郭沫若《屈原赋今译》的内容,以屈原《九歌》中云中君与大司命两位神话人物为题的创作,它不仅是傅抱石一生中最为重要的人物画,更在近代美术史中有着极其重要的位置。

 

图片 4傅抱石

图片 5

图片 6傅抱石与罗时慧于南昌

 

1904年10月5日,傅抱石出生于江西南昌一个修伞匠家庭,祖籍江西新余北岗乡樟塘村,父傅聚和是一位修伞匠,1911年入私塾,两年后因家庭窘迫,被迫退学。幸运的是,其家“傅得泰”修伞铺左侧是刻字铺,右侧是裱画店,这使傅抱石从小得以徜徉其间,耳濡目染,自然对绘画和篆刻发生了兴趣,秉性聪慧的他,七八岁时就从刻字铺师傅那里学会了刻字,时间稍长便心摹手追,开始了最初的艺术涉猎。这期间,傅抱石曾一度在瓷器店当学徒。后来,因裱画师傅和省立师范附小老师之间的关系,后者为他争取到了一个免费入学的资格,使13岁的傅抱石成了附小四年级的学生。17岁,他考入南昌一师美术系,毕业后以考试成绩第一受聘留校当老师。

图片 7傅抱石与徐悲鸿等在南昌

傅抱石不仅仅是大画家,同时也是绘画理论家。他21岁就完成第一部著作《国画源流述概》,25岁完成第一部美术史专著《中国绘画变迁史纲》。26岁时,时任中央大学教育学院艺术科主任的徐悲鸿到南昌,傅抱石带着自己的作品前去拜访。3年后,在徐悲鸿的鼎力推荐下,傅抱石被选为江西省公费留学生派往日本,就读于东京帝国美术学校,师从金原省吾学习美术史和美术理论,师从山口蓬春学习日本绘画,师从清水多嘉士学习雕塑,并在日本认识了郭沫若。

图片 8傅抱石和郭沫若

1935年,傅抱石学成归国,经徐悲鸿推荐任教于南京中央大学。这也是他译、著颇丰的一年——2月翻译金原省吾的《唐宋之绘画》出版,5月翻译梅泽和轩的《王摩诘》出版;8月又出版了他的著作《中国绘画理论》。此后12年,他出版了《基本图案学》《中国美术年表》《基本工艺图案法》《石涛上人年谱》等重要理论著作,在中国美术史研究领域开疆辟土。他在艺术理论上始终推崇清初大画家石涛的观点,折服于石涛的“笔墨当随时代”“搜尽奇峰打草稿”等论断。正如他自己所说:“余于石涛上人妙谛,可谓癖嗜甚深,无能自已”。

图片 9傅抱石赴日本留学前在南京玄武

在日本留学时,傅抱石专门拜访了因“四一二”政变而流亡日本的郭沫若,彼此建立了亦师亦友的深厚友谊。早在任职一师附小的时候,傅抱石就就聆听过郭沫若的报告,印象深刻。傅抱石在史论研究中经常向郭沫若请教,在绘画创作上也不时得到郭沫若的批评,而郭沫若也在这种交往中不断地发现傅抱石的艺术天分和才华,每见傅抱石的得意之作都为之题咏,并为傅抱石在日本的首次画展题写了展名,给予了极大的鼓励。可以说郭沫若广博的学识和在日本的影响,为傅抱石在日本的发展给予了很大的帮助。

图片 10傅抱石的日本老师金原省吾夫妇

这种亦师亦友的深厚友情又一直延续到抗战,直至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1958年,傅抱石的个人画集《傅抱石画集》出版,郭沫若为之作序,并在序中提出了“我国绘画,南北有二石。北石即齐白石,南石即傅抱石”。郭沫若还手书“南石斋”赠予傅抱石。而这本画集的出版,也使傅抱石在中国画坛上奠定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地位。

图片 11傅抱石全家在重庆金刚坡下“山斋”合影

傅抱石把他在艺术理论研究的要旨引为其艺术实践的指针。刚从日本回国时,他的个人绘画风格尚未建立,但已可以清晰地看出他的画风深受石涛等画家的影响。抗战后,傅抱石辗转于安徽、湖北,1939年抵达重庆。那里的雄山秀水激发了他的创作灵感,这一时期的山水画是他注入情感最多的。他把西方绘画的技法巧妙地融入中国山水画中,一方面有着强烈的民族主体意识,坚持传统文人画的创作理念;另一方面又痛陈传统文人画“流派化”导致的形式僵化,借助日本绘画、水彩和素描的技法,突破性地探索出一条抒发自己内心情感的路径。

图片 12潇潇暮雨
1945年

图片 13丽人行 1944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