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耀玻璃:收购三锋,纵向整合谋深化,铺路接班定军心

图片 1

事项:

周末,滴滴顺风车再造命案刷了屏,郑州空姐案余波未平,乐清20岁女孩再度出事,三月两命,滴滴在这件事情上真的用过心吗?

   
福耀玻璃公告:6月25日,福耀玻璃的全资子公司福耀香港拟收购关联方曹德旺儿子曹晖所控制的三锋控股持有的福建三锋集团100%股权,股权收购的交易总价为人民币
2.24亿元。

同日,俞敏洪在某论坛上炮轰了一系列的公司:从拼多多到腾讯、阿里一个也没有放过,称他们只顾利用人们的低级趣味赚钱。这个观点估计很多人是同意的,不少公司赚钱能力一流但恶评不断,终归是缺少社会认同的文化和价值观,当然在一片非议声中,也有一些公司很少被黑,像今天猫哥分享的这个人,最近负能量太多,需要一些新鲜空气提提神了。

    评论:

以下正文:

   
三锋集团是曹德旺之子控制的汽车玻璃配件企业三锋控股注册成立于2014年,是福耀副董事长曹晖控制的企业,曹晖是福耀董事长曹德旺之子。三锋控股持有福建三锋集团100%股权,三锋集团以模具科技、设备制造、汽配开发、新材料应用、汽车玻璃配件服务等领域,结合福耀集团在全球区域市场和汽车玻璃行业的优势,围绕汽车主机厂、汽车配件行业、汽车用户提供产品、技术、设备和服务。截至2017年12月31日,福建三锋集团的资产总额为人民币6亿元,负债总额为人民币4.2亿元,所有者权益为人民币1.8亿元,2017年度实现营业收入人民币7.3亿元,实现净利润人民币5,352.18万元(4倍收购PE);2018年1-5月实现营业收入人民币3亿元,实现净利润人民币2,834.75万元。n
未雨绸缪清障碍,铺路接班定军心我们认为,本次福耀玻璃对关联企业三锋集团的收购,一定程度上或是为了曹德旺之子曹晖接班福耀玻璃做准备(为了避免三锋集团与福耀今后有关联交易而将三锋集团并入福耀)。曹德旺也在后续的新京报采访中亲自表态“他(曹晖)未来正式的位置就是福耀董事长”。

最近,已经成为华大集团联席董事长的王石接受了某媒体的视频专访,而“红”起来的却是他的“土豪”老友、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

   
曹晖一直被曹德旺当做继承人培养,但曹晖本人曾长期对“接班”兴趣不高,2015年7月,曹晖辞任福耀玻璃的总经理一职,离职原因是因为“因希望专注于其他商业事物”。2015年,不愿意接班的曹晖从福耀玻璃辞职,选择自己创业。2018年1月起,曹晖任福耀玻璃副董事长,同时任福建三锋机械科技有限公司、福建三锋汽配开发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n
美国工厂盈利改善,汇兑持续利好,看好中报业绩,维持增持评级2017年福耀玻璃实现营收187.16亿元,同比增长12.6%;利润总额36.8亿元,同比减少6.1%;归母净利31.49亿元,同比增长0.1%。主要原因是受人民币升值影响(2017年美元兑人民币从6.95降至6.5),公司汇兑损失人民币3.9亿元(16年汇兑收益4.6亿元),若扣除汇兑因素,17年公司利润总额同比增长17.52%。

王石在采访中“爆料”了曹德旺捐赠寺庙的一个小故事:

   
2018H1业绩预测:考虑人民币持续贬值趋势,我们看好福耀中报业绩,6月27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最新调贬至6.6(今年年初6.5,一季度末6.29,对应汇兑损失2.2亿元),假设上半年人民币汇率收至6.6,测算得18H1汇兑收益1亿元(去年上半年汇兑损失1.7亿)。综合考虑汇兑收益、美国工厂盈利能力提升和国内车市上半年销量增速,我们预测福耀玻璃上半年利润增速有望达37%(扣除汇兑因素外的利润+16%)。福耀作为中国具备全球竞争力的零部件企业,业绩强支撑,考虑汇兑持续利好,我们根据汇兑调整盈利预测(18/19/20年假设汇兑收益分别1/0/0亿元),将18/19/20年EPS
从1.46/1.69/1.91元上调至1.59/1.84/2.13元(18年利润上调9%),同比增长26%/16%/16%,对应PE
分别16.1/13.9/12.0倍,维持增持评级。

曹德旺带王石去福清黄檗寺,曹德旺看到有一片地就问准备盖什么,主持说要盖一座斋堂,曹德旺就问什么时候开工,主持透露钱还没凑够,曹德旺问多少钱,主持说1600万,曹德旺说“我出”,主持连忙说还有一条路和连廊还没算进去,曹德旺就问2000万够不够。

当然,故事嘛也要看完整,在此前的同一档节目中,曹德旺透露,他最终对黄檗寺的捐助是2.5亿,已经不再是一个斋堂那么简单了。

而事实上,笃信佛教的曹德旺在慈善方面累计捐赠已经超过110亿了。

01

“别人不做,我一定要做”

曹德旺说,我穷过。

事实上,曹德旺本应该是一个“富二代”的,但出生于1946年的他显然没有赶上好时候。

曹德旺的父亲是上海永安百货的股东之一,但时局动荡的年代,个人财富的折损并不鲜见,为避战乱,曹家从上海迁回老家福建福清,但是家道也因此中落,生活陷入清苦,本应度过美好学生时代的曹德旺,开始了“投机倒把”的生活。

1976对于中国是一个重要的转折,因为文革结束,而对于曹德旺来讲,也是一个人生转折点,因为他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一家异形玻璃采购员采购员,而正式这份工作让他正式跟玻璃结缘。

1983年,这家主营水表玻璃的异形玻璃厂快要走到了尽头,政府想要出手,曹德旺凭着敏锐的直觉,成为了地方政府的“接盘侠”,由员工直接成为了老板,而这个玻璃厂,就成为了福耀玻璃的前生,也成为曹德旺事业的真正起点。

而据曹德旺自己讲,他从水表玻璃转而做汽车玻璃,是来自与自己的一段经历。

有一天他在工作中差点碰坏汽车的玻璃,司机对他说,“你小心一点,不要把玻璃碰坏了,那要几千块钱呢!”

这对曹德旺来讲是一个刺激,一方面是成本低却卖出天价,司机所讲的“好几千块”的玻璃,日本的成本价200多,到中国卖8000元,40倍的价差;而另一方面,这个看起来暴利的行业,在中国却没什么人进入,甚至说是做不出来。

“别人不做,我一定要做”。曹德旺还真的筹划起他的汽车玻璃来,找人、找技术、找钱、找图纸。

最终曹德旺找到了福建工程院的专业人才、在上海买到了旧图纸并拉到了汽车工业公司的投资,在经过多次试验后终于制造出了成本不到200元的汽车玻璃,而曹德旺的售价却不过2000元。

但是问题在于在汽车的配套市场上,低价并没有得到汽车厂商的认可,但厂商不认维修商认啊,曹德旺转而拿下了汽车配件市场。

1987年,主营汽车玻璃的福耀玻璃成立,而1993年,福耀玻璃登陆A股市场,而此时曹德旺早已从竞争白热化的配件市场转回到了其最初想要攻下的配套市场,专门为汽车厂商提供汽车玻璃了。

如果从曹德旺接盘开始算起,短短十年,曹德旺将一个乡镇企业经营成为一个上市公司。而曹德旺也从一个乡镇企业主,成为一个民营企业家,市场还给了他一个绰号叫做“玻璃大王”。

当然除了“一定要做”的决心,曹德旺的成功与自己的勤勉也有很大的关系,他也是“比你有有钱还比你努力”的大佬的代表之一。在一个网络节目中,曹德旺透露,年过七十依然保持4点钟起床的习惯,“带着手电打高尔夫球”,而球场工人问他为什么这么早,他则说“赶着回去上班”。

02

“我什么时候跑了?跑到哪里去了?”

在2016年末,曹德旺因为一段采访“红”了。

在视频里面,年届古稀的曹德旺靠着椅子跟记者聊福耀玻璃在美国投资经历以及中国企业走出去的问题,然后就聊到了中国的税务问题,曹德旺在土地、能源、电价、劳动力等方面算了一笔账,并且直言: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务跟美国比的话比它高35%。

图片 2

制造业“死亡税率”问题,一时成为风口浪尖上的话题,网友评论说:“瞎说什么大实话”!曹德旺也因为这段采访,“强势”进入“网红企业家”的行列。

所以当“玻璃大王”为制造业发声,就引来了多方关注。

而面对曹德旺的吐槽,一方面引起了人们对于税务的大讨论,甚至连国务院有关机构都出来聊这件事了,而另一方面,曹德旺在美设厂的行为,也引发了一部分人的担忧,将福耀赴美设厂与“曹德旺跑了”画等号。

而在一众“别让他跑了”的声音中,他是少有的在言语上直接回应的企业家。

在采访视频走红的两个月后,曹德旺在参加一场企业家活动发表脱稿演讲时反问,“我什么时候跑了?跑到哪里去了?”

03

“我们是全球最大的玻璃制造商”

曹德旺能跑到哪儿去呢?

其实答案也很简单,曹德旺所在的福耀玻璃是生产汽车玻璃的,属于汽车配套的一部分,那么哪里有汽车,就“跑”到哪里去。

且不说中国是最大的汽车市场,单从福耀玻璃的财报上来看,2017年的年报显示,60%以上的营收来自中国,全部海外市场累计营收不到40%,用“跑了”来形容曹德旺的海外投资,是很大的误会。

而最能说明问题的,还有曹德旺最引以为傲的实力,“我们是全球最大的玻璃制造商,承担了全世界汽车厂的装车用的玻璃,因此我必须在全世界生产,必须具备全球化供货能力。福耀玻璃所有对外的投资,都是经过国家发改委、商务部批准的。”

事实上,在国际化方面,应该给曹德旺记上一笔的。在2009年,曹德旺获得有“企业界奥斯卡”之称的安永全球企业家大奖时,独立评选团主席在评价曹德旺的时候说:“他的成就远远超过汽车玻璃领域,福耀集团真正推动了中国汽车工业在海外的发展。”

而曹德旺“跑了”的言论的出现,其实是对当时市场环境的普遍担忧,曹德旺的吐槽也是实体制造业所面临的普遍困境。

比如曹德旺所提到的美国建厂,成本就比想象中的低,曹德旺承诺雇佣至少1500名美国员工,那么政府就会有优惠。

俄亥俄州政府承诺,五年内至少补偿1300万-1500万美元,莫瑞恩市政府承诺从第三年开始,每年支付20万美元补偿金,五年至少补偿100万-180万美元,雇佣员工越多,补偿额越高。此外,莫瑞恩市政府还免去了15年的福耀新建办公楼等设施的产权税。

曹德旺曾表示:“我买这个厂房花了1500万美元,改造用了1500万美元,当地政府通过各种渠道补贴我3000多万美元,所以我购买厂房基本上没花钱。”

而曹德旺也提到“美国电价是中国的一半”“天然气只有中国的五分之一”,而这两项成本对于福耀的浮法玻璃生产来讲,至关重要。而在物流方面,在美建厂也是更加高效和低成本的做法,仅油价和中间费用两方面,美国就比中国低太多。

福耀玻璃2017年的年报显示,曹德旺不仅没有跑,福耀美国工厂已经扭亏为盈,为福耀贡献重要的利润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