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m娱乐场:艺术不是用来“炫”的 中国收藏家应该具备社会责任感

一场金融危机把我们刚建立起来的当代艺术市场带到了一个尴尬的局面,不过也让我们看清了中国真正的富豪收藏家寥寥无几。但同时,它也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更光明的未来。人们会在这个时候更冷静地去看待收藏,而美术史将会回归它本来的位置。留下来的收藏家与未来新进入的收藏家将会有一套更完善的体系,有更专业的人帮他们完善收藏。毕竟,中国富裕起来才一代人都不到,而绝大部分真正的富有人士还没有养成收藏的习惯。世界上任何一个强国都经历过这个阶段。等到中国真正的贵族出现时,中国自己的终极藏家也必将出现。

上海张江当代艺术馆馆长李旭:研究历史的收藏家才是高级的收藏家

在西方,艺术品收藏是一种传统也是一种普及。人们收藏和鉴赏的兴趣是从小开始培养的:逛美术馆、看画展、学习美术史等等的活动是他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因此,当一些西方的亿万富翁选择收藏和投资艺术品时,有相当一部分的人已经具备了非常良好的鉴赏水平。对于这些大收藏家来说,艺术收藏的终极目标是将藏品展出和捐献给美术馆,以此来提升他们自身的社会地位与藏品重要性。世界上许多的重要美术馆,如美国的纽约现代美术馆、古根汉姆美术馆
等都是建立在一些私人收藏家的收藏捐赠上的。当然,西方政府对于这样的捐赠行为给予的扶持政策,如抵税、抵押贷款等,大大地促进了西方收藏家的捐赠行为。

我曾经有个关于吃的说法大家都很同意,第一层是充饥,为吃饱肚子,第二层是营养,第三层就是美食,对收藏来讲,我也觉得有这么几个层次。
投资和升值,追求经济价值。这类收藏家注重艺术家的名头、升值的潜力,至于作品喜欢不喜欢并不重要,甚至有的人买来了作品包装也不拆,就放在拍卖公司那儿,秋拍的时候再往外拍。以这种目的收藏根本不是收藏家,我认为他们是投机的人。他们买东西是凭耳朵听杂志怎么说,听画廊怎么说,自己的眼睛完全不看作品,没有审美观。
审美和炫耀。这类人收藏艺术品就是觉得好看、喜欢,向圈子里的人炫耀,我买得起这样的东西,它和我的家具多么搭配,结果往往是花很贵的钱买庸俗的东西。
收藏研究历史。一个高级的藏家是有历史责任感的人,一开始喜欢某一种东西,可能是绘画中的小门类,之后投身于系列的研究中。有一些藏家来上海美术馆捐赠藏品,我们说把作品是某某家族捐赠的写上等等,他们说都不要。我想,中国将来这样的收藏家会越来越多,把自己的财富投资在国家的历史上,那是收藏家最高的境界。我问这个问题是以己之矛攻己之盾。

编辑:admin

香港百仕达地产营销策划总裁罗雷:艺术收藏让企业百年不倒

但是这些收藏家自身的社会责任意识,将自己的藏品以及拥有的知识介绍给公众的分享意识,才是真正被西方世界视作艺术收藏的成功之处。不论是历史上非常著名的
盖迪基金会的创始人保罗盖迪,还是洛克菲勒基金会的洛克菲勒;又或者是现在的一些大藏家,如投资者Eli
Broad,对冲基金大王Steven Cohen, 法国巴黎春天老板Francois
Pinault,以及前不久刚来中国广东美术馆展出其个人藏品的世界第二富墨西哥人西蒙等等,他们都是带着责任感去做收藏的,他们都是尽可能让更多的人去接触到艺术品并认知它们的价值。他们都是属于终极艺术收藏的佼佼者,而这种行为让他们成为了真正的贵族,也成就了他们与中国富豪的本质差异。

我喜欢的作品是要有文化内涵,充分显示文化的特质,文化的符号,文化的图腾,“民族性的作品不一定是好的作品,好的作品一定有民族的内涵”,我觉得这个说法很有道理。
盲目地收藏一遇到社会经济转折,就要付出惨痛的代价。上世纪80年代,日本艺术市场最巅峰的时候,一件作品今天三百万美金,过几天就是上千万美金,之后日本出现泡沫经济,跳楼的人不是买艺术品的,就是搞房地产的。
这么多年来,我对艺术品和美术品的认知强调掌握一个曲高和寡的时机,当艺术家的作品还没有被广泛认同时,这就是收藏的最好时机。1994年,我用5万美金买了一件美国波普大师安迪沃霍尔的作品,1998年我卖给一个藏家时就是50多万英镑,如果搁到现在可以卖到几百万英镑了。最终艺术品的价值会还原到它在美术史的高度,好的作品一定会有适当合理的价格反映。

艺术不是用来炫的

不管是私人收藏,还是美术馆,必须学习美术史、读美术史才能知道怎么收藏。比如说,我们美术馆定位的是当代艺术,就需要梳理当代艺术的流派、代表性的画家,梳理当代艺术年轻的艺术家,否则你收藏的东西就是乱七八糟,不成系统。你收藏了一张国画、一张油画,这种不成体系的收藏是爱好,不是收藏家。
前段时间我见到了一位德国收藏家,他跟我说他不会收藏自己不认识的艺术家的作品。他要是喜欢哪个艺术家的画,就经常跟艺术家交流、经常聚会,他才能收藏艺术家的作品。我很好奇他为什么这么做?他都收藏些什么?这位德国收藏家说他收藏能够真正打动他的,真正影响他人生的作品。我发现他收藏的全部是情感性绘画,一看你就想掉眼泪的那种,很多都是悲剧题材。
这位德国收藏家的收藏很另类,但也给了我们启发。当代艺术之所以在世界上、在中国产生这么大的影响,因为它是智慧的审美。当下这个时代对一件作品手艺的要求不是那么高,要求更高的是一种智慧和情感层面的表达。

当代中国收藏家与市场的关系过于亲密,投机行为使得艺术好坏模糊不清,美术史地位荡然无存。在西方,一部具有专题性、系列性而又注重美术史角度的收藏,不管在什么样的危机时刻都会具有它的存在价值而又不失其价格。

今日美术馆馆长张子康:美术史是最好的老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