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嫌它不正统 当代嫌它偏保守:新水墨新起点

图片 1

当代水墨在2014年春拍市场中,持续受到各大拍卖公司的关注和追捧,多家拍卖公司首次引入当代水墨板块。当代水墨悄然兴起,已经使得学术界对于其的真正价值开始关注。

洪健的《甲午传统研习之二》(上图)毛冬华的《外滩12号》

拍场火爆 亮点频出

在11月20日举行的中国嘉德2014年秋拍开拓中国绘画的多元化探索专场中,成交率达72%,总成交额4154万元。其中,徐累绢本彩墨《霓石》以620万元起拍,1600万元落槌,由399号牌蒋再鸣竞得,最终成交价1840万元,创徐累个人拍场最高纪录。而在本周的申城展览市场上,11月26日至12月3日,申城新水墨代表画家之一的毛冬华个展将在徐汇艺术馆举行。种种迹象表明,新水墨将成为市场关注的热点。

今年春拍,北京保利共推出了三个当代水墨系列专场,总成交额达2.3亿元。其中,“二十世纪中国当代水墨大家重要作品夜场”中,共囊括了包括崔如琢、刘大为、何家英、史国良、范扬、徐累等18位自20世纪以来便致力于开拓中国当代水墨新风的艺术家,全场共计23件作品,创下了7086.3万元的佳绩,专场成交率为86.96%。崔如琢2008年作《苍苍莽莽胸中有》以2300万元拔得该夜场头筹;另一件超过千万元的拍品为史国良宗教题材的代表作《转经图》,拍得1127万元的高价。

新水墨在中国的艺术界并不是一个全新的概念。早在12年前的广东,皮道坚与王璜生在广东美术馆策划中国水墨实验二十年:1980-2001,被当时认为是对前二十年新水墨探索进行的一次学术梳理。与实验水墨的大胆和前卫相比,新水墨的面貌似乎更加温和、内敛,它不像实验水墨那么猛烈,比较注重传统绘画的笔墨语言。在画面的背后,是一种带着距离感的观看,不像西方的那么直接、焦点突出,而是将画面中所有的元素笼罩在这种远观的氛围中。

“现当代中国水墨回望三十年”专题分为“引路人”、“实验水墨”、“新工笔”、“新水墨”4个板块。在“现当代中国水墨回望三十年”专场中,共上拍112件拍品,总成交额为7944.775万元,其中,何家英的《映日》以609.5万元成为本场最高价。“现当代中国水墨回望三十年——中国新水墨”专场中,不仅推出有吴冠中、林风眠、丰子恺等现当代大家的水墨作品,还加入了如徐华翎、曾健勇等一批青年艺术家作品。67件拍品成交总额为4324.575万元,成交率83.58%。

全球一体化的背景下,传统中国画受到了巨大冲击,文化氛围、生活环境也完全被颠覆了。在申城的画坛,毛冬华、洪健等年轻画家对于新水墨的探索,成为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像今年第18届上海艺博会上,洪健的传统研习系列成为了最大的亮点。洪健表示,历代画家及画论早就把传统绘画总结得足够完善,新时代的画家又如何画出属于这个时代特点、符合这个时代审美的作品?我们必须在前人的基础上寻求新的出路,这也是一个负责的画家所应该追求的。毛冬华以画玻璃幕墙中的城市景观而蜚声画坛,《美术》杂志主编尚辉认为,毛冬华的水墨创作代表了国画走向国际的一个方向,她画的是现代建筑和时代感觉,但非常讲究笔墨。

中国嘉德“中国当代书画”专场整合了当代书画和当代水墨的市场一线艺术家作品,虽无高价拍品出现,但整体成交看好。上拍拍品143件,成交128件,总成交额为9649.7万元,相较2013年秋拍同名专场而言,成交率和成交额均有上升(2013年秋拍该专场成交率为84.87%,成交额为8417.7万元)。

在业内人士看来,目前当代水墨收藏群体主要可分为原先收藏传统书画及收藏当代作品两大类,就传统书画的资深藏家而言,由于收藏成本的提高,以及作品真伪等问题,新水墨的优势逐渐体现出来,而收藏当代艺术的藏家,则对于新水墨表达的理念能够认同,而且在他们看来,仅仅是使用的媒介不同。

北京荣宝今年春拍继续推出“中国当代水墨”专场,并加大了“新文人画”板块拍品的数量。该专场最终总成交额为1950.48万元。在专场中,新文人画大师朱新建绘画作品专题里汇集了其60余件拍品,题材涉及有传统人物、都市人物、花鸟山水题材。其中,《时装图》以53.76万元成为他个人作品最高价,《登枝图》以47万元紧随其后。

但目前的现象是,传统嫌它不够正统,当代又嫌它偏保守,这无疑是目前新水墨发展面临的最大门槛。应该说,在前两年的时候,由于新水墨的价格并不高,其优势还是非常明显。但是现在,新水墨的价格不算太高也不算太低,因此今年是水墨发展的新起点,新水墨能否成为一个独立的市场板块,还有待检验。

申城名家 集体亮相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