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公 审 九天箭神 马荣成

mgm娱乐场,“什……么?” “那个无名……真的向快意老祖……刺了下去?”
无名与凤舞的故事听至这时聂风终于又忍不住问那个藏身于凤箭庄帷帐后的神秘人影。
那神秘人影轻叹一声,答道: “可以这样说!但,无名其实亦没有真正刺下去!”
聂风愈听愈是费解,问: “我不明白。” 帷帐那神秘人影叹道:
“唉……,快意老祖害死凤舞两个兄长,最后更将凤舞逼死于崖下惊涛,若那个小五不刺下这一指,试问又如何能对得起为他牺牲一切的凤舞?”
“但他若真的刺下那一指,他又不忍心先伤龙袖,最后他唯有用一个折衷之法。”
“便是一指刺在龙袖身上!” 聂风闻言低呼一声,道:
“什……么?无名竟然反刺龙袖?” 那神秘人影答:
“是的!龙袖既拦在其师面前,要为他挡此杀指,无名就成全他!他贯在指中的剑气可以隔体而发,所以即命名龙袖挡在其师之前,那一指仍能透过其身刺中快意老祖!”
“然而,被龙袖的身躯如此一隔,无名为免伤及龙袖,所以下指亦格外留情,那一指最后部没有杀了快意老祖,只是废了他——九成功力!”
难怪!聂风听至这里终于完全明白,何以快意老祖如今尚在人间!更明白今日的快意老祖河以在江湖已无大作为,原来当年的他,己被无名废掉九成功力!
“那,无名在废掉快意老祖之后,是否立时带走凤舞双亲?”
神秘人影苦涩一笑,摇首:
“不!当时思想还是小五的无名,并没有即时离开,更干了一件场中所有人皆意想不到的事!”
“他,竟然向凤舞堕下的崖下惊涛奋身一跳,转瞬便已淹没于滔滔恶涛之中!”
聂风力之一怔: “无名……为何要这样做?他……要为凤舞……以身相殉?”
“当然不足!凤舞如此牺牲自己己成全他,他若这样求死,又怎对得起凤舞一番浓情厚义?!”
“他往下跳,只因他要凭自己的盖世修为,在惊涛骇浪中寻回凤舞,即命名那只是凤舞的尸骸,他亦誓要将她留在身边,生生世世伴在一起……”
“那……,无名最后有否在惊涛中找回……凤舞?!”
“唉……没有!可惜即使没有,他却还没有死心,一直在惊涛中找呀找,据闻当年的他,竟然就这样在大佛膝下的滔滔江水中……找了……五日五夜!”
“他虽然武功盖世,可是浸身在浪中五日五夜不眠不食,全身肌肤早已给江水泡至苍白无血,体力亦几近虚脱,甚至有传当年乐山大沸像似亦被其一片深情打劝:佛像内赫然传出呜咽之声……”
“可是,即使大佛有知,苍天始终无情,他最后仍没有找着凤舞:而他自己,亦终于虚脱昏厥,随水漂流……”
人间自是有情在,此恨不关风与月……
聂风听至这里,不由回头一望正在庄内暗角呆然无语的云师兄,想起步惊云与雪缘那段几番折腾、却始终无法开花结果的感情,惋惜之情亦不禁油然而生。
“那……,无名终于也放弃……再找凤舞?” 神秘人影道:
“不!他仍然未有放弃凤舞!无名在水中漂流了一整日,终于给海浪冲至乐山彼岸的一个滩头,可是上岸之后,他还是毫不间断往寻凤舞,更问遍沿海的每条渔村。”
聂风奇道: “但……,凤舞可能早已死了,他为何非要将她找出来不可?”
神秘人影又叹道:
“那只因为,无名期时已隐隐感到,自己因为得到天一神气之助,体内剑气不但已完全恢复,甚至穹天之血及天魂功的奇毒亦已尽除,他已逐步变回当初真正的无名,甚至他身为小五时的记忆,亦开始冉冉消褪……”
“所以,他必须在自己仍是小五之前找回凤舞,即使是尸首也是好的!他……”
“只想深深再拥抱她一次,对她再悦一声喜欢她,只是最后一次……”
聂风闻言,只感到无名的经历,活脱脱与步惊云的经历极为相似!步惊云最后仍无法忘得了印在其脑海深处的雪缘倩影,今日反落至这个半痴半狂的地步,只不知……
无名与凤舞的结局,会否又是一样? 想到这里,聂风又异常关心地问:
“那,无名最后能否……找着凤舞?” 神秘人影饶有深意的答:
“可以说,他最后也找到了!但亦可以说,他最后亦与凤舞——缘只一面!”
聂风大奇: “哦?为何这样说?” 神秘人影道:
“据说,当年的无名沿海找了半个月后,终于听得一个消息,原来在二十日之前,一条偏僻的渔村曾在乐山附近,捞起一个独臂女孩,女孩腰间还挂着一个布囊,上缠一个‘凤’字……”
“哦!凤舞真的还未有……死?”
“嗯!而当无名打听而得的那个女孩,真的就是当日跌下崖的凤舞!总算她命如石硬,并没有就这样沉尸江河。”
“那……,无名岂非可以和凤舞团聚,再在一起?”
那神秘人影却是无限啼嘘地叹道:
“本来是的,可惜,当无名怀着满心欢喜、满心盼望往那条渔村找凤舞的时候,却在途中出了一个岔子!”
“什么?他已是天下无故,普天之下也无人可再阻他,还有什么岔子?”
“唉……,即使他已是剑中之神又如何?世上有些事情,有时候井非‘天下无敌’四字便可解决!有些命运,即使是无名亦……”
“他与凤舞命中注定的,既然并非男女情缘,始终还是人难胜天,天命难违!要怪便只有怪凤舞自己命如纸薄,没有这样的福气!”
聂风追问道: “到底无名在往找凤舞途中,发生……什么事?” 神秘人影道:
“其实那亦是迟早会发生的事!据说当时的无名还距十步,便步至收容凤舞的那家人门前,可是不知怎地,一直罩在他脸上的那层血膜,却突然如蝉壳般剥脱下来……”
“一切皆来得极为突然,快得甚至无名那找到凤舞的兴高采烈之情,还凝留在其血脸之上,接着,他忽然像忘记了一切似的,只见惘然抬着看着四周,完全再记不起自己为何会来到这里,更完全再记不起自己曾唤作小五……”
聂风一怔,又看了看放于眼前案上的那张血脸,终于也明白这张血脸的表情何以如此快乐,却原来是当年无名满怀希望往找凤舞时,凝留在血脸上的“最后一个表情!”
也是最爱凤舞的那个小五,短短一生最幸福的一个表情……
聂风无限惋惜地沉吟道: “他,终于也要变回真正的无名了?”
那神秘人影又叹道:
“是的!时限已至,他以小五身份和凤舞的一场缘份亦已尽!本该归去的人,始终也要归去的……”
聂风怅然若失,复又问道:
“仅差……十步,他便可再次拥抱凤舞,更可对她再说那句叫她一生幸福的话,他……真的就这样走了?”
“嗯!他真的掉头走了!而且,更回到他原该回到的地方。”
“你是说,他终于也回到他还是无名时的——家?”
“不错!当一切情缘逝去之后,他又再次回到他的老地方,继续当他的武林神话,继续受千人敬万人拜,又有谁会记起当初那个为他受尽万苦、且还不知最后下场的薄命红颜?”
聂风叹道:
“但这一切,也并非是无名的错。如果他仍能记起可怜的凤舞的话,相信他亦绝不会丢下她不顾的……”
神那秘人影似亦深有同感,点头道:
“是……的!不过,无名这段平静的日子并不长久,很快,他生命中又再出现另一突变……”
“什么突变?” “就在他因家后的第二个月,他忽然又接到一纸英雄帖!”
“是谁发的英雄帖?” “十大门派!” 乍闻十大门派四字,聂风当场一愣,问:
“哦……?快意老祖不是早已被无名废了?十大门派还找无名干什么?难道要被废之仇?”
那神秘人影饶有深意一笑,答:
“这个当然不是快意老祖的意思!事实上,那他在自己徒儿龙袖以命维护下,能被无名只废不杀,整个人已立时有所顿悟,明白自己从前所干一切实在罪无可恕,在感激自己徒儿之余,亦感激无名当日的不杀之恩……”
“所以,快意老祖并未出席那次的英雄大会。那次大会:其实是由十大派中的另一大派‘落暮派’发起!”
“只因那个落暮派掌门‘裘天’,早已和从前的快意老祖一样狼子野心,终日想晋身为十大派的第一人,只是锋芒一直被快意老祖压下去,有志难舒。”
“如今快意老祖既已被废,再也难成威协,若裘天能藉着一些事情,在十大派中树立威信,便可轻而易举成为十大派第一人!”
说来说去,还是前门去虎,后门进狼!废了一个快意老祖,又来了一个同样假仁假义的裘天,这就是真正的江湖!
江湖,仍然是无休无止的权力斗争之地,所谓十大名门正派。也都不过如此!
聂风不由叹道: “所以,那裘天便想藉无名来树立自己威信?”
“嗯!因为若能击倒正在江湖如日方中的神话,试问又有谁敢再其不服?”
“然而,要对付无名,裘天亦知道必须出师有名,他给无名那张英雄帖,便是早已布一个他自以为可将无名陷于必败之局!”
聂风道: “既然如此、无名最后到底有不赴会?” 神秘人道:
“无名是武林神话,难道不透切明白这些所谓英雄大会,总是惹事生非之地?他本已不想前去,免再惹江湖纠纷,但这次英雄大会,却令他心生一股莫名的忐忑不安,仿佛有一些很重要的人或事,会在大会之上出现,因此,他最后还是去了!”
“而当他抵达英雄大会不久,果然,那裘天说不到三句话,便命门下从人群中带出一个人,叫无名这个正日受武林同道崇拜的英雄,为他们审判那人是否有罪!”
聂风听至这里不由眉头一皱,推敲道:
“那裘天既然处心积累要成为十派之首,难道他命门下带出的人,会是……?”
话未说完,那神秘人影仿佛早已猜知聂风想说的话,道:
“这位兄弟!你猜对了!不错!裘天要无名审判的,正是任保人也可审判、偏偏无名绝不该审的……”
“凤!” “舞!”
天!果然不出聂风所料!十大派仍未有放过凤舞!无论凤舞如何在江湖消声匿迹,他们仍有本事将她挖出来秋后算帐!
“原来,十大门派亦早已风闻凤舞凄身于一条偏僻渔村之中,全身更已再无半分功力,所以他们很轻易已将她手到拿来!”
聂风关切的问: “那,当时无名所见的凤舞,到底已变为怎样?” 神秘人答:
“其时的凤舞不但已满脸满身紫黑,且左臂亦已因救无名而断,她虽然因为曾将天一神气吞入喉头,而暂可延迟体内的天魂劲毒发,但看她那可怜兮兮的中毒样子,即使十大门派不杀她,她自己亦时日无多,距死不远!”
“其实,凤舞在乐山大佛膝上堕崖,仍能顽强不死,亦不能因为她曾将天一神气吞入喉头之故……”
“那……,凤舞既然已……重见无名,她……一定很……高兴了!” 神秘人又道:
“唉,劫后余生,恍如隔世,凤舞当然喜出望外了,一来是因为能重见自己想爱却不能爱的人,二来,亦因为见此刻的无名已脱下他那张血脸,回复一身神话色彩!这本来便是她一直的心愿,她终于亦履行自己承诺,将他治好了!”
“不过,凤舞再见无名,当然亦有隐忧,只因为十大派要无名审判她,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所以当她发觉无名原来已无法认出她的时候,才放下心头大石!”
好一个凤舞!已经死到临头,还在担心无名若认出她,便会被她牵连……
聂风听罢为之一愕,道:
“哦……?无名……真的无法再……认出凤舞?他真的将她忘得……一干二净?!”
神秘人点头道:
“是的!当时的无名只是茫然看着凤舞,并未有即时认出她,只记得凤舞是那个他曾在玄塘江畔救的女孩而已……”
仅此而已?聂风心中当下为凤舞感到不值!
只因她曾为无名牺牲了那么多,此刻却只落得一身风尘,满脸满心落泊!
她一切也没有了,没有家,没有爱,更没有了生命中一个与她紧密相连的男人!
到头来在无名心中,亦只是落得一句…… 仅?此?而?已? 聂风不禁问道。
“那,无名既然仅记得凤舞是那个他曾救的女孩,他又是否应承裘天审判她?”
“其实,那裘天到底要无名审判凤舞什么?” 神秘人答道:
“这正是裘天最绝之处!他对无名说,凤舞是恶魔大梵天之后,体内的魔血随时会发作而遗害人间,他们十大派已一致赞成处死凤舞,但因无名最近崛起武林,成为江湖人人仰望的传奇,故亦希望无名能与他们的意见一致,判凤舞这魔道余孽一死!”
“裘天这一着,其实早已算准无名绝不会像他们那样,判一个己毫无反抗力的女孩一死,因此,他其实是要逼无名与十大派公然作对,好让他们十大派要杀他这个人人赞颂的武林传奇,亦有个名正言顺的理由,不会被其他江湖人非议……”
聂风道: “那,裘天是否达到目的?” 那神秘人苦笑道:
“这个当然了!即使无名已记不起凤舞,但他亦绝非那些拘于所谓正道的人。”
斯时的他听见裘天要求,当场面色一沉,正色道:
“我无名自出道至今,败亡在我剑下的人不计其数!这些人有该死的,也有无奈而死的,但总没有一个死得不明不白!”
‘但今日这个女孩并没做错什么,她唯一的错处,也许便是错生为你们鄙视的魔道之后!因此——’
‘你们要我赐这无辜女孩一死,我若真的如你们所愿,那我才是真真正正的——’
‘邪魔外道!’
‘有时候,真正的恶并非存于猪狗之辈,而是存在于满口仁义的虚伪笑脸下!’
好一句真正的恶原是藏于满口仁义的虚伪笑脸下!真是一语道破在场十大派的私心!那个裘天更即时面色一变,老羞成怒地说:“若无名不赐这女孩一死,他就亲自将她就地正法!说着更已横剑挥出,怒斩凤舞……”
聂风一怔,问: “什么?那裘天竟想将凤舞……就地正法?” 那神秘人道:
“嗯!不过,裘天这一剑最后还是未有劈下去,因为……”
“就在千钧一发间,无名竟以一道无形剑气,隔空轰断了他的剑!”
“啊?无名终于也为凤舞……出手了”
“不错!其实他在英雄大会甫见凤舞之时时,虽然始终无法记起她与他有何关连,但脑海总是对凤舞这女孩,隐隐有种异常微妙的感觉,好像与她极为熟悉,正因这股微妙感觉,他更决定不能让任何人——伤害她!”
聂风道:
“但……,英雄大会之上,十大派皆齐集,至少也该有千人吧?无名纵是武林神话、却竟然敢为保护一个女孩,而与十大门派冲突?”
那神秘人在帷后笑道:
“你这次猜错了!事实上,无名要面对的,根本不仅千人如此简单!裘天今次绝对有备而战!他,早已纠集了十大门派‘逾万门众’,包围整个山头!只要一个藉口,他们便要将无名这个日渐威协十大派的眼中钉连根拔起,要他——”
“永不超生!” 聂风闻言一怔:道:
“逾万……门众,那这一役,是否正是江湖流传已久、无名重挫十大门派、最后导致武林萧条那一战?”
那神秘人答道: “正是!”
聂风势难料到,无名当年仅为救一个连他自己也无法记起的女孩凤舞,最后竟不惜重挫十大门派,导致武林萧条,原来冲冠一剑,亦只全为弱女无依……
那神秘人见聂风一片默然,不由问道:
“这位兄弟,你是否在置疑,无名竟为了一个凤舞而导致武林萧条,有点小题大造,其或不值?”
聂风连忙摇头道:
“不……!我并没这个意思!相反,我觉得即使十大派要就地正法的女孩并非凤舞,无名亦应该那样做!”
“只因大丈夫应有所为有所不为!若因恐防武林萧条而顺从十大派的意思,致枉杀任何无辜女孩,那就尽管让武林萧条好了!”
“反正若武林再多几个像十大派那样假仁假义的门派,更将会是一个令人失望的武林!与其如此,倒不如除掉这十大门派,让武林置诸死地:也许还有更大机会重生!”
那神秘人闻言当场拍手附和,道:
“说得好!想不到这位兄弟竟有无名当年的侠骨豪情,若武林有多些像你这样的豪情志士,准会是武林之福!”
聂风道:
“阁下这样说,反而令在下深感汗颜!无名敢为自己坚信没错的事‘以一敌万’,甚至与整个江湖对抗,其盖世豪情,我又怎能相比?”
“只是,在下还有一个疑问:江湖传闻,无名有三个忠心仆人一一龙王、鬼虎、凤舞!无名既然在这一役重挫十大门派,想必亦己救走凤舞!他和她,到底又是如何成为主仆的?”
那神秘人深深一笑,道: “无名凤舞最后成为主仆,全因为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 “龙袖!”
“龙……袖?”聂风一愣,“是的!无名将凤舞救回去后,终日都因自己对凤舞有种微妙感觉,而怀疑凤舞与他曾有紧密关连,更不时耿耿于怀,致令凤舞亦认为她若再继续留在他的身边,只会令他无比苦恼:于是为了他,又决定要再次离开她一直最仰慕的传奇……”
“不过她的命运,却给突然上门造访无名的龙袖改变了!”
“原来在凌云窟那一役,小五因以为凤舞已死,而陷于一片疯狂杀戮,混乱之间,他更将凤舞的断手遗失,最后还是龙袖心细如尘,暗暗捡回,并以快意门的一种独门寒冰,将凤舞的断手冰封,心想凤舞若然不死,他日或可再驳骨续筋……”
“而最后亦不出龙袖所料,凤舞果然未死,为了令她活得快乐,龙袖不惜登门送回凤舞断臂,并为凤舞向无名说了一个谎……”
“龙袖对无名说,他之所以会对凤舞有种微妙感觉,并非因为什么缘故,而是因为无名在失忆期间,曾收了凤舞为仆,而凤舞这个仆人为了护主,不但身中奇毒,更牺牲了——自己左臂!”
“至此,无名相信这是事实,更不惜耗用自己的无上功力,为凤舞驱走体内奇毒,还四出访寻名医,最后亦成功为凤舞驳回左臂……”
势难料到,无名凤舞这对关系错纵复杂的主仆,最后都因一个龙袖而得到个圆满结局,其实,若说凤舞是女中豪杰,那龙袖成人之美的深情,又何尝不是人中之杰?
凤舞和无名的故事说至这里,似已该到结局,聂风却还是有点惆然道:
“但,即使凤舞……能以仆人的身份守在她最敬仰的神话身边,她可是真的甘心?”
神秘人又叹道:
“人生许多时就是这样无奈,每个人也未必能过自己最喜欢的那种人生,最重要的还是能否在不圆满的人生中随遇而安,苦中寻乐。”
“对于凤舞来说,她本可因为天一神气而成为九天箭神,但最后却选择成为神话之仆,更从未有半分怨言,只因她已逐渐明白,命运安排救她的英雄,其实并非她自小例仰慕的无名,而是……”
“小五!” “曾经最爱她、却又已经不再存在于世的小五!”
是的!聂风听罢亦深表认同!虽然他以前亦略有所闻,凤舞不但是无名之仆,最后更嫁给龙袖为妻,但听毕凤舞的故事后,他深信,在凤舞的芳心深处,除了无名与龙袖,一定还有第三个影子……
那个曾与她共度患难的小五影子…… 一个与真正的无名截然不同的英雄……
凤舞无名的故事终于说毕,那个一直藏身帷帐后的神秘人影,此时亦浅笑一声道:
“好……了!关于案上这张血脸的故事,我已一一细说无遗,也该是……”
“我离开的时候了!”
此言乍出,聂风只听帷帐后传出“伏”的一声,他连忙冲进帐内一看,只见帐后有个小窗,那神秘人已淹没于窗外的漫无风雨中!
他到底也没看清楚这人是何方神圣!
然而,这人竟对凤舞自出世至今的一切际遇了如指掌,还会是谁?
一定会是一个曾经与凤舞最亲的人。
更极有可能会是一个不惜向陌生人诉说、亦要别人明白自己女儿苦衷的人……
可是,聂风纵然很想知道此人是谁,最后亦没有追出屋外.只因为他忽然感到一股了无生气的感觉!
他不由回头一望,只见一直在庄内暗角静听一切的步惊云,此刻面上竟是再无半点生气,他,仿佛已变为一个行尸走肉似的死人!
到底是什么令他变成如此? 是适才凤舞那令人唏嘘的往事?
还是因迷在步惊云心中,也有一份…… 他很想记起、却始终无法记起的情?
到头来终于令他情死心死,俨如死人? 真正的死神…… 即?将?回?归?
风云之九天箭神 完

“什……么?” “那个无名……真的向快意老祖……刺了下去?”
无名与凤舞的故事听至这时聂风终于又忍不住问那个藏身于凤箭庄帷帐后的神秘人影。
那神秘人影轻叹一声,答道: “可以这样说!但,无名其实亦没有真正刺下去!”
聂风愈听愈是费解,问: “我不明白。” 帷帐那神秘人影叹道:
“唉……,快意老祖害死凤舞两个兄长,最后更将凤舞逼死于崖下惊涛,若那个小五不刺下这一指,试问又如何能对得起为他牺牲一切的凤舞?”
“但他若真的刺下那一指,他又不忍心先伤龙袖,最后他唯有用一个折衷之法。”
“便是一指刺在龙袖身上!” 聂风闻言低呼一声,道:
“什……么?无名竟然反刺龙袖?” 那神秘人影答:
“是的!龙袖既拦在其师面前,要为他挡此杀指,无名就成全他!他贯在指中的剑气可以隔体而发,所以即命名龙袖挡在其师之前,那一指仍能透过其身刺中快意老祖!”
“然而,被龙袖的身躯如此一隔,无名为免伤及龙袖,所以下指亦格外留情,那一指最后部没有杀了快意老祖,只是废了他——九成功力!”
难怪!聂风听至这里终于完全明白,何以快意老祖如今尚在人间!更明白今日的快意老祖河以在江湖已无大作为,原来当年的他,己被无名废掉九成功力!
“那,无名在废掉快意老祖之后,是否立时带走凤舞双亲?”
神秘人影苦涩一笑,摇首:
“不!当时思想还是小五的无名,并没有即时离开,更干了一件场中所有人皆意想不到的事!”
“他,竟然向凤舞堕下的崖下惊涛奋身一跳,转瞬便已淹没于滔滔恶涛之中!”
聂风力之一怔: “无名……为何要这样做?他……要为凤舞……以身相殉?”
“当然不足!凤舞如此牺牲自己己成全他,他若这样求死,又怎对得起凤舞一番浓情厚义?!”
“他往下跳,只因他要凭自己的盖世修为,在惊涛骇浪中寻回凤舞,即命名那只是凤舞的尸骸,他亦誓要将她留在身边,生生世世伴在一起……”
“那……,无名最后有否在惊涛中找回……凤舞?!”
“唉……没有!可惜即使没有,他却还没有死心,一直在惊涛中找呀找,据闻当年的他,竟然就这样在大佛膝下的滔滔江水中……找了……五日五夜!”
“他虽然武功盖世,可是浸身在浪中五日五夜不眠不食,全身肌肤早已给江水泡至苍白无血,体力亦几近虚脱,甚至有传当年乐山大沸像似亦被其一片深情打劝:佛像内赫然传出呜咽之声……”
“可是,即使大佛有知,苍天始终无情,他最后仍没有找着凤舞:而他自己,亦终于虚脱昏厥,随水漂流……”
人间自是有情在,此恨不关风与月……
聂风听至这里,不由回头一望正在庄内暗角呆然无语的云师兄,想起步惊云与雪缘那段几番折腾、却始终无法开花结果的感情,惋惜之情亦不禁油然而生。
“那……,无名终于也放弃……再找凤舞?” 神秘人影道:
“不!他仍然未有放弃凤舞!无名在水中漂流了一整日,终于给海浪冲至乐山彼岸的一个滩头,可是上岸之后,他还是毫不间断往寻凤舞,更问遍沿海的每条渔村。”
聂风奇道: “但……,凤舞可能早已死了,他为何非要将她找出来不可?”
神秘人影又叹道:
“那只因为,无名期时已隐隐感到,自己因为得到天一神气之助,体内剑气不但已完全恢复,甚至穹天之血及天魂功的奇毒亦已尽除,他已逐步变回当初真正的无名,甚至他身为小五时的记忆,亦开始冉冉消褪……”
“所以,他必须在自己仍是小五之前找回凤舞,即使是尸首也是好的!他……”
“只想深深再拥抱她一次,对她再悦一声喜欢她,只是最后一次……”
聂风闻言,只感到无名的经历,活脱脱与步惊云的经历极为相似!步惊云最后仍无法忘得了印在其脑海深处的雪缘倩影,今日反落至这个半痴半狂的地步,只不知……
无名与凤舞的结局,会否又是一样? 想到这里,聂风又异常关心地问:
“那,无名最后能否……找着凤舞?” 神秘人影饶有深意的答:
“可以说,他最后也找到了!但亦可以说,他最后亦与凤舞——缘只一面!”
聂风大奇: “哦?为何这样说?” 神秘人影道:
“据说,当年的无名沿海找了半个月后,终于听得一个消息,原来在二十日之前,一条偏僻的渔村曾在乐山附近,捞起一个独臂女孩,女孩腰间还挂着一个布囊,上缠一个‘凤’字……”
“哦!凤舞真的还未有……死?”
“嗯!而当无名打听而得的那个女孩,真的就是当日跌下崖的凤舞!总算她命如石硬,并没有就这样沉尸江河。”
“那……,无名岂非可以和凤舞团聚,再在一起?”
那神秘人影却是无限啼嘘地叹道:
“本来是的,可惜,当无名怀着满心欢喜、满心盼望往那条渔村找凤舞的时候,却在途中出了一个岔子!”
“什么?他已是天下无故,普天之下也无人可再阻他,还有什么岔子?”
“唉……,即使他已是剑中之神又如何?世上有些事情,有时候井非‘天下无敌’四字便可解决!有些命运,即使是无名亦……”
“他与凤舞命中注定的,既然并非男女情缘,始终还是人难胜天,天命难违!要怪便只有怪凤舞自己命如纸薄,没有这样的福气!”
聂风追问道: “到底无名在往找凤舞途中,发生……什么事?” 神秘人影道:
“其实那亦是迟早会发生的事!据说当时的无名还距十步,便步至收容凤舞的那家人门前,可是不知怎地,一直罩在他脸上的那层血膜,却突然如蝉壳般剥脱下来……”
“一切皆来得极为突然,快得甚至无名那找到凤舞的兴高采烈之情,还凝留在其血脸之上,接着,他忽然像忘记了一切似的,只见惘然抬着看着四周,完全再记不起自己为何会来到这里,更完全再记不起自己曾唤作小五……”
聂风一怔,又看了看放于眼前案上的那张血脸,终于也明白这张血脸的表情何以如此快乐,却原来是当年无名满怀希望往找凤舞时,凝留在血脸上的“最后一个表情!”
也是最爱凤舞的那个小五,短短一生最幸福的一个表情……
聂风无限惋惜地沉吟道: “他,终于也要变回真正的无名了?”
那神秘人影又叹道:
“是的!时限已至,他以小五身份和凤舞的一场缘份亦已尽!本该归去的人,始终也要归去的……”
聂风怅然若失,复又问道:
“仅差……十步,他便可再次拥抱凤舞,更可对她再说那句叫她一生幸福的话,他……
真的就这样走了?” “嗯!他真的掉头走了!而且,更回到他原该回到的地方。”
“你是说,他终于也回到他还是无名时的——家?”
“不错!当一切情缘逝去之后,他又再次回到他的老地方,继续当他的武林神话,继续受千人敬万人拜,又有谁会记起当初那个为他受尽万苦、且还不知最后下场的薄命红颜?”
聂风叹道:
“但这一切,也并非是无名的错。如果他仍能记起可怜的凤舞的话,相信他亦绝不会丢下她不顾的……”
神那秘人影似亦深有同感,点头道:
“是……的!不过,无名这段平静的日子并不长久,很快,他生命中又再出现另一突变……”
“什么突变?” “就在他因家后的第二个月,他忽然又接到一纸英雄帖!”
“是谁发的英雄帖?” “十大门派!” 乍闻十大门派四字,聂风当场一愣,问:
“哦……?快意老祖不是早已被无名废了?十大门派还找无名干什么?难道要被废之仇?”
那神秘人影饶有深意一笑,答:
“这个当然不是快意老祖的意思!事实上,那他在自己徒儿龙袖以命维护下,能被无名只废不杀,整个人已立时有所顿悟,明白自己从前所干一切实在罪无可恕,在感激自己徒儿之余,亦感激无名当日的不杀之恩……”
“所以,快意老祖并未出席那次的英雄大会。那次大会:其实是由十大派中的另一大派‘落暮派’发起!”
“只因那个落暮派掌门‘裘天’,早已和从前的快意老祖一样狼子野心,终日想晋身为十大派的第一人,只是锋芒一直被快意老祖压下去,有志难舒。”
“如今快意老祖既已被废,再也难成威协,若裘天能藉着一些事情,在十大派中树立威信,便可轻而易举成为十大派第一人!”
说来说去,还是前门去虎,后门进狼!废了一个快意老祖,又来了一个同样假仁假义的裘天,这就是真正的江湖!
江湖,仍然是无休无止的权力斗争之地,所谓十大名门正派。也都不过如此!
聂风不由叹道: “所以,那裘天便想藉无名来树立自己威信?”
“嗯!因为若能击倒正在江湖如日方中的神话,试问又有谁敢再其不服?”
“然而,要对付无名,裘天亦知道必须出师有名,他给无名那张英雄帖,便是早已布一个他自以为可将无名陷于必败之局!”
聂风道: “既然如此、无名最后到底有不赴会?” 神秘人道:
“无名是武林神话,难道不透切明白这些所谓英雄大会,总是惹事生非之地?他本已不想前去,免再惹江湖纠纷,但这次英雄大会,却令他心生一股莫名的忐忑不安,仿佛有一些很重要的人或事,会在大会之上出现,因此,他最后还是去了!”
“而当他抵达英雄大会不久,果然,那裘天说不到三句话,便命门下从人群中带出一个人,叫无名这个正日受武林同道崇拜的英雄,为他们审判那人是否有罪!”
聂风听至这里不由眉头一皱,推敲道:
“那裘天既然处心积累要成为十派之首,难道他命门下带出的人,会是……?”
话未说完,那神秘人影仿佛早已猜知聂风想说的话,道:
“这位兄弟!你猜对了!不错!裘天要无名审判的,正是任保人也可审判、偏偏无名绝不该审的……”
“凤!” “舞!”
天!果然不出聂风所料!十大派仍未有放过凤舞!无论凤舞如何在江湖消声匿迹,他们仍有本事将她挖出来秋后算帐!
“原来,十大门派亦早已风闻凤舞凄身于一条偏僻渔村之中,全身更已再无半分功力,所以他们很轻易已将她手到拿来!”
聂风关切的问: “那,当时无名所见的凤舞,到底已变为怎样?” 神秘人答:
“其时的凤舞不但已满脸满身紫黑,且左臂亦已因救无名而断,她虽然因为曾将天一神气吞入喉头,而暂可延迟体内的天魂劲毒发,但看她那可怜兮兮的中毒样子,即使十大门派不杀她,她自己亦时日无多,距死不远!”
“其实,凤舞在乐山大佛膝上堕崖,仍能顽强不死,亦不能因为她曾将天一神气吞入喉头之故……”
“那……,凤舞既然已……重见无名,她……一定很……高兴了!” 神秘人又道:
“唉,劫后余生,恍如隔世,凤舞当然喜出望外了,一来是因为能重见自己想爱却不能爱的人,二来,亦因为见此刻的无名已脱下他那张血脸,回复一身神话色彩!这本来便是她一直的心愿,她终于亦履行自己承诺,将他治好了!”
“不过,凤舞再见无名,当然亦有隐忧,只因为十大派要无名审判她,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所以当她发觉无名原来已无法认出她的时候,才放下心头大石!”
好一个凤舞!已经死到临头,还在担心无名若认出她,便会被她牵连……
聂风听罢为之一愕,道:
“哦……?无名……真的无法再……认出凤舞?他真的将她忘得……一干二净?!”
神秘人点头道:
“是的!当时的无名只是茫然看着凤舞,并未有即时认出她,只记得凤舞是那个他曾在玄塘江畔救的女孩而已……”
仅此而已?聂风心中当下为凤舞感到不值!
只因她曾为无名牺牲了那么多,此刻却只落得一身风尘,满脸满心落泊!
她一切也没有了,没有家,没有爱,更没有了生命中一个与她紧密相连的男人!
到头来在无名心中,亦只是落得一句…… 仅?此?而?已? 聂风不禁问道。
“那,无名既然仅记得凤舞是那个他曾救的女孩,他又是否应承裘天审判她?”
“其实,那裘天到底要无名审判凤舞什么?” 神秘人答道:
“这正是裘天最绝之处!他对无名说,凤舞是恶魔大梵天之后,体内的魔血随时会发作而遗害人间,他们十大派已一致赞成处死凤舞,但因无名最近崛起武林,成为江湖人人仰望的传奇,故亦希望无名能与他们的意见一致,判凤舞这魔道余孽一死!”
“裘天这一着,其实早已算准无名绝不会像他们那样,判一个己毫无反抗力的女孩一死,因此,他其实是要逼无名与十大派公然作对,好让他们十大派要杀他这个人人赞颂的武林传奇,亦有个名正言顺的理由,不会被其他江湖人非议……”
聂风道: “那,裘天是否达到目的?” 那神秘人苦笑道:
“这个当然了!即使无名已记不起凤舞,但他亦绝非那些拘于所谓正道的人。”
斯时的他听见裘天要求,当场面色一沉,正色道:
“我无名自出道至今,败亡在我剑下的人不计其数!这些人有该死的,也有无奈而死的,但总没有一个死得不明不白!”
‘但今日这个女孩并没做错什么,她唯一的错处,也许便是错生为你们鄙视的魔道之后!因此——’
‘你们要我赐这无辜女孩一死,我若真的如你们所愿,那我才是真真正正的——’‘邪魔外道!’
‘有时候,真正的恶并非存于猪狗之辈,而是存在于满口仁义的虚伪笑脸下!’好一句真正的恶原是藏于满口仁义的虚伪笑脸下!真是一语道破在场十大派的私心!
那个裘天更即时面色一变,老羞成怒地说:“若无名不赐这女孩一死,他就亲自将她就地正法!说着更已横剑挥出,怒斩凤舞……”
聂风一怔,问: “什么?那裘天竟想将凤舞……就地正法?” 那神秘人道:
“嗯!不过,裘天这一剑最后还是未有劈下去,因为……”
“就在千钧一发间,无名竟以一道无形剑气,隔空轰断了他的剑!”
“啊?无名终于也为凤舞……出手了”
“不错!其实他在英雄大会甫见凤舞之时时,虽然始终无法记起她与他有何关连,但脑海总是对凤舞这女孩,隐隐有种异常微妙的感觉,好像与她极为熟悉,正因这股微妙感觉,他更决定不能让任何人——伤害她!”
聂风道:
“但……,英雄大会之上,十大派皆齐集,至少也该有千人吧?无名纵是武林神话、却竟然敢为保护一个女孩,而与十大门派冲突?”
那神秘人在帷后笑道:
“你这次猜错了!事实上,无名要面对的,根本不仅千人如此简单!裘天今次绝对有备而战!他,早已纠集了十大门派‘逾万门众’,包围整个山头!只要一个藉口,他们便要将无名这个日渐威协十大派的眼中钉连根拔起,要他——”
“永不超生!” 聂风闻言一怔:道:
“逾万……门众,那这一役,是否正是江湖流传已久、无名重挫十大门派、最后导致武林萧条那一战?”
那神秘人答道: “正是!”
聂风势难料到,无名当年仅为救一个连他自己也无法记起的女孩凤舞,最后竟不惜重挫十大门派,导致武林萧条,原来冲冠一剑,亦只全为弱女无依……
那神秘人见聂风一片默然,不由问道:
“这位兄弟,你是否在置疑,无名竟为了一个凤舞而导致武林萧条,有点小题大造,其或不值?”
聂风连忙摇头道:
“不……!我并没这个意思!相反,我觉得即使十大派要就地正法的女孩并非凤舞,无名亦应该那样做!”
“只因大丈夫应有所为有所不为!若因恐防武林萧条而顺从十大派的意思,致枉杀任何无辜女孩,那就尽管让武林萧条好了!”
“反正若武林再多几个像十大派那样假仁假义的门派,更将会是一个令人失望的武林!与其如此,倒不如除掉这十大门派,让武林置诸死地:也许还有更大机会重生!”
那神秘人闻言当场拍手附和,道:
“说得好!想不到这位兄弟竟有无名当年的侠骨豪情,若武林有多些像你这样的豪情志士,准会是武林之福!”
聂风道:
“阁下这样说,反而令在下深感汗颜!无名敢为自己坚信没错的事‘以一敌万’,甚至与整个江湖对抗,其盖世豪情,我又怎能相比?”
“只是,在下还有一个疑问:江湖传闻,无名有三个忠心仆人一一龙王、鬼虎、凤舞!无名既然在这一役重挫十大门派,想必亦己救走凤舞!他和她,到底又是如何成为主仆的?”
那神秘人深深一笑,道: “无名凤舞最后成为主仆,全因为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 “龙袖!”
“龙……袖?”聂风一愣,“是的!无名将凤舞救回去后,终日都因自己对凤舞有种微妙感觉,而怀疑凤舞与他曾有紧密关连,更不时耿耿于怀,致令凤舞亦认为她若再继续留在他的身边,只会令他无比苦恼:于是为了他,又决定要再次离开她一直最仰慕的传奇……”
“不过她的命运,却给突然上门造访无名的龙袖改变了!”
“原来在凌云窟那一役,小五因以为凤舞已死,而陷于一片疯狂杀戮,混乱之间,他更将凤舞的断手遗失,最后还是龙袖心细如尘,暗暗捡回,并以快意门的一种独门寒冰,将凤舞的断手冰封,心想凤舞若然不死,他日或可再驳骨续筋……”
“而最后亦不出龙袖所料,凤舞果然未死,为了令她活得快乐,龙袖不惜登门送回凤舞断臂,并为凤舞向无名说了一个谎……”
“龙袖对无名说,他之所以会对凤舞有种微妙感觉,并非因为什么缘故,而是因为无名在失忆期间,曾收了凤舞为仆,而凤舞这个仆人为了护主,不但身中奇毒,更牺牲了——自己左臂!”
“至此,无名相信这是事实,更不惜耗用自己的无上功力,为凤舞驱走体内奇毒,还四出访寻名医,最后亦成功为凤舞驳回左臂……”
势难料到,无名凤舞这对关系错纵复杂的主仆,最后都因一个龙袖而得到个圆满结局,其实,若说凤舞是女中豪杰,那龙袖成人之美的深情,又何尝不是人中之杰?
凤舞和无名的故事说至这里,似已该到结局,聂风却还是有点惆然道:
“但,即使凤舞……能以仆人的身份守在她最敬仰的神话身边,她可是真的甘心?”
神秘人又叹道:
“人生许多时就是这样无奈,每个人也未必能过自己最喜欢的那种人生,最重要的还是能否在不圆满的人生中随遇而安,苦中寻乐。”
“对于凤舞来说,她本可因为天一神气而成为九天箭神,但最后却选择成为神话之仆,更从未有半分怨言,只因她已逐渐明白,命运安排救她的英雄,其实并非她自小例仰慕的无名,而是……”
“小五!” “曾经最爱她、却又已经不再存在于世的小五!”
是的!聂风听罢亦深表认同!虽然他以前亦略有所闻,凤舞不但是无名之仆,最后更嫁给龙袖为妻,但听毕凤舞的故事后,他深信,在凤舞的芳心深处,除了无名与龙袖,一定还有第三个影子……
那个曾与她共度患难的小五影子…… 一个与真正的无名截然不同的英雄……
凤舞无名的故事终于说毕,那个一直藏身帷帐后的神秘人影,此时亦浅笑一声道:
“好……了!关于案上这张血脸的故事,我已一一细说无遗,也该是……”
“我离开的时候了!”
此言乍出,聂风只听帷帐后传出“伏”的一声,他连忙冲进帐内一看,只见帐后有个小窗,那神秘人已淹没于窗外的漫无风雨中!
他到底也没看清楚这人是何方神圣!
然而,这人竟对凤舞自出世至今的一切际遇了如指掌,还会是谁?
一定会是一个曾经与凤舞最亲的人。
更极有可能会是一个不惜向陌生人诉说、亦要别人明白自己女儿苦衷的人……
可是,聂风纵然很想知道此人是谁,最后亦没有追出屋外.只因为他忽然感到一股了无生气的感觉!
他不由回头一望,只见一直在庄内暗角静听一切的步惊云,此刻面上竟是再无半点生气,他,仿佛已变为一个行尸走肉似的死人!
到底是什么令他变成如此? 是适才凤舞那令人唏嘘的往事?
还是因迷在步惊云心中,也有一份…… 他很想记起、却始终无法记起的情?
到头来终于令他情死心死,俨如死人? 真正的死神…… 即将回归?—— 风云阁扫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