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培育新动能发展新经济 需要突破条块分割的管理体制–专家

图片 1

作者 沈燕

世界经济论坛2016年新领军者年会于6月26日至28日在天津举办。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出席开幕式并发表特别致辞。

图片 2

历届达沃斯论坛都是思想激荡的舞台。在天津刚刚召开的夏季论坛上,李克强总理认为,应对世界经济低迷和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必须加快经济转型升级。但是转型升级路在何方?总理浓墨重彩地阐述了发展新经济、培育新动能的思想。

图为上海外滩。REUTERS/Aly Song

新经济最早出现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正处在第三次工业革命后期,重提新经济则在第四次工业革命方兴未艾之时。此“新经济”与彼“新经济”相比是更为先进的发展模式,其基础是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基因技术。与前三次工业革命相比,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新经济创新周期大为缩短、创新传播速度出现质的飞跃,经济增长更具有可持续性。

北京8月17日 –
当以各种新兴业态方式展现的新经济彻底颠覆并改变了传统的思维和消费模式时,对于正面临产能过剩之扰的中国而言,无疑提供了一个培育新经济增长点的机会。不过,要适应新经济发展并为其提供充足发展空间,中国必须先改变传统的政府管理思维模式。

在新经济发展模式中,发展动能出现新变化。传统发展动能主要是土地、资本、劳动、能源资源等传统生产要素,以及传统制造业、房地产等传统产业。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知识、信息、创新成为新生产要素,出现可植入技术、无人驾驶、3D打印、基因测序等一大批颠覆性创新,催生出高端制造、普适计算、智慧城市等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共同构成了未来发展的新动能。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特邀研究员范必指出,中国国家经济体制的特点是条块分割,推动一项事业,条条出条条的政策,块块出块块的政策,容易出现各自为政的现象。发展新经济、培育新动能不是靠一两项政策可以解决的,需要突破条块分割体制,构建新的政策体系。

新经济、新动能之所以能有效推动转型升级,源于他们使社会再生产的每一个环节都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

“这个体系应当包括财政政策、税收政策、金融政策、投资政策、土地政策和行业政策等一揽子政策,这些政策又需要各地有针对性地制定配套措施。”范必称。

一是生产环节。马克思认为,在社会再生产中生产起着决定性作用。传统生产方式主要表现为大规模、集中式、标准化、远距离输送的工厂制造。新的生产方式则是在原有基础上,出现了智能制造、柔性化生产、分布式生产、个性化定制,与传统生产方式相比较,重塑了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

他指出,发展新经济、培育新动能需要新的制度安排。在传统生产要素领域,如土地、资本、劳动;在传统服务业领域,如教育、医疗、科技,这些供给侧的改革应当在第三次工业革命结束前完成,但到目前为止仍在进行。

二是分配环节。传统的分配方式主要靠初次分配实现效率,再分配保证公平。在新经济、新动能作用下,出现了众创经济、共享经济,人人可参与、人人可受益。这些新分配方式虽然模糊了一次分配和二次分配界限,但有利于形成合理的收入分配格局,让更多人特别是青年人通过努力实现人生价值,促进了社会公平正义。

“新经济”这一概念最早出现于20世纪90年代,是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产物。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基础是半导体、计算机、互联网,这些新技术的出现仍然是人手和人脚的延伸。

三是交换环节。从现金到信用卡,再到移动互联支付,伴随着支付工具革命,减少了交易双方信息不对称,极大地降低了交易成本,提高了资源配置效率,扩大了市场规模。当前,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已超过2/3,电子商务与网络购物在呈两位数增长,其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不可低估。

现在重提新经济,则与第四次工业革命紧密相关。第四次工业革命出现了泛在网、人工智能、机器学习、3D打印、基因测序等一系列新技术,这些技术颠覆了前三次工业革命技术进步的方式。

四是消费环节。电子商务打破了交易的时空界限,增加了消费者的选择权。互联网使消费者视野大为开阔,消费决策周期明显缩短。消费不但是个体行为,而且通过互联网分享体验,带动了更多的消费产生。

中国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总理明确提出培育壮大新动能,加快发展新经济,这成为今年和未来一个时期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指导方针。

每一次沉沦都孕育着新一轮崛起。新经济、新动能改变了社会再生产,也必将推动经济转型升级。它不仅适用于中国,也适用于整个世界。

**新经济让机遇与风险并存**

一直致力于研究公共政策领域的范必认为,在新经济发展模式中,发展动能出现新变化。传统发展动能主要是依靠土地、资本、劳动、能源资源等传统生产要素,以及制造业、房地产等传统产业。

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知识、信息、创新成为新生产要素,一大批颠覆性创新催生出高端制造、普适计算、智慧城市等新业态、新模式,共同构成了未来发展的新动能。

“新经济、新动能代表着时代进步的方向。随着颠覆性创新增多,后来者在很多领域不需要模仿前人就可以做得很好。这比较像电子管、晶体管、大规模集成电路间的代际更替,后来者可以忽略做电子管、晶体管,直接研发集成电路。中国作为具有后发优势的国家,在新经济时代可以利用颠覆性创新的机会实现超越。”范必称。

但他也认为,新经济、新动能对经济增长的挑战也不容忽视。第四次工业革命已有十多年,在此期间爆发了金融危机,各种颠覆性创新并没有带动发达经济体全面复苏。不仅如此,新技术的不断涌现,也会加剧经济发展失衡,掌握先进技术和创新能力的技术型人才和普通劳动者之间的贫富差距将会加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