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漆:宫廷艺术的陨落

清代诗人袁枚就曾用“阴花细缬珊瑚明,赪霞隐隐东方生”来形容漆器的雕工与色彩之美。然而,正是这样富含极高文化艺术价值、受到历代藏家重视的漆器,在当代发展却逐渐式微。深藏闺中的漆器,何时才能受到人们的关注,得到更多人的认可,使中国漆器这门历经千年辉煌的传统技艺散发出应有的光彩。

  6月14日是我国第9个“文化遗产日”。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著名作家冯骥才说:“我们要时时想到我们的文化正在消失,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去做。”非物质文化遗产具有丰富而独特的文化内涵,它在薪火传承中体现了中华民族的精神。如今,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情况参差不齐,有的已逐渐凋零,技艺濒临失传。

漆器的贵重不仅在于其久远的历史,还在于其考究的制作工艺。制作漆器所用的天然漆十分考究,古人有“百里千刀一两漆”的说法,可见其珍贵程度。而漆器的制作工艺相当繁琐,一般分为选料、塑胎、涂漆、彩绘、打磨抛光、烘干等步骤,稍有疏忽就会前功尽弃。以雕漆为例,仅上漆就需要在胎上涂百层以上漆液,每涂一层需待以时日阴干,反复进行,仅是髹漆这道工序就需百日之久。

  业内专家认为,国际市场的价格会慢慢影响到国内市场,长远来看,雕漆的投资价值会逐渐显现。从年代上看,明清漆器占绝对优势,不仅因为其承继了宋元以来所创造发明的全部漆器技法,而且在这一时期还出现了皇家专用漆器生产和管理机构。官办作坊能够广泛地汲取民间漆器作坊的精华,迎来了中国漆器发展史上的黄金时期。从工艺上看,雕漆是漆器中的佼佼者,其艺术品位和艺术价值很高。目前雕漆收藏市场呈现两种状况:一是雕漆市场流通数量较少,精品更少;二是懂漆器的专业人士少。

改革开放之后,随着出口行业逐渐增多,工艺美术换取外汇的作用下降,雕漆工艺的发展受到较大冲击,2000年后才得以慢慢恢复。“传统工艺美术行业的命运和国家政策直接相关,尤其是在2003年,国家发布扶持工艺美术的相关政策,雕漆工艺才逐步恢复。”她介绍,尽管如此,目前,北京的雕漆从业人员也就100多人,而且70%至80%
都是年龄在50岁到60岁之间的老工人,年轻力量微弱,手上功夫有限,雕漆工艺的传承后继乏人,其生存环境更脆弱,不利于行业的发展。

mgm娱乐场,  雕漆,始于唐代,盛于明、清,到现在有1000多年历史。雕漆的发祥地在四川、云南一带。元、明两代才传入北京,技艺逐渐完美成熟,成为一种具有强烈地方特色的工艺美术品。

在二级市场上,漆器属于高端艺术品,在市场上流通数量较少,精品更少,在拍卖市场上所占的份额很小,在杂项中尚属冷门,整体价格较为理性,没有太大波动。漆器收藏家藤文浩深谙国内外漆器拍卖市场,他表示,与日本和欧美市场相比,国内对漆器的认可度和重视程度还远远不够,这是漆器市场没有得到足够重视的主要原因。

  投资艺术现在已经不是一个新鲜词,而跨界投资也已经不新鲜,演艺圈人士跨界投资更是屡屡皆是。赵薇在法国买了个葡萄酒庄,郭德纲在澳大利亚拥有薰衣草庄园,喜欢黄花梨的海岩则建了个私人博物馆……不过,出资挽救“非遗”技艺的却不多见。然而偏偏有这么一位明星就对中国传统工艺——雕漆情有独钟,他就是影视明星张嘉译。北京雕漆艺术大师满建民与张嘉译携手创办的雕漆工作室被很多人熟知。

据殷秀云介绍,清末以来,京派雕漆日渐衰落。建国初期,由于当时我国工业尚不发达,国家曾依靠传统工艺品换取外汇,因此北京依靠工艺美术的“四大名旦”——景泰蓝、雕漆、玉器、象牙出口取得外汇收入,使得北京雕漆逐渐恢复生产。20世纪50年代中期,北京16家作坊联合建厂,揭开了北京雕漆工艺发展的新篇章,雕漆从业者从百人发展到上千人。到了20世纪七八十年代,雕漆出口规模更大,北京郊区发展了很多加工厂,从业者规模达到两三千人,北京雕漆盛极一时。

  古朴庄重的皇家奢侈品中国是漆器大国,也是世界上最早使用漆的国家之一。1978年,在距今已有六七千年的浙江省余姚河姆渡遗址第三文化层中发现了一件朱漆碗,这是中国现知最早的漆器。漆器发展到唐代,因技术的进步,开始出现雕漆。“雕漆是把天然漆料在胎上涂抹出一定厚度,再用刀在堆起的平面漆胎上雕刻花纹的技法。”

千年髹漆 皇家御用重器

  雕漆与景泰蓝、象牙雕刻、玉雕齐名,也是“燕京八绝”之一。2008年,在香港佳士得秋拍中,一件明永乐剔红双凤莲花盏托以3314万元港币成交,刷新雕漆作品的拍卖纪录。满建民告诉记者,雕漆的贵重不仅在于其悠久的历史,还在于其考究的制作工艺。制作漆器所用的大漆是野由生漆树的汁液制成。在制作过程中,为调色和光泽,还得加入桐油、朱砂等珍贵的配料。漆器的制作工艺烦琐,一般分为选料、塑胎、涂漆、彩绘、打磨拋光、烘干等步骤,稍有疏忽就会前功尽弃。满建民说:“光涂漆这道工艺,每上1毫米的漆就需要连续涂刷16天。”据悉,雕漆着漆逐层涂积,涂一层,晾干后再涂一层,一日涂两层。涂层少则几十层,多则三五百层,部分雕漆精品光涂漆就需要1~2年时间,名副其实的“慢工细活”。因为成本高昂,雕漆在旧时主要为宫廷皇室用品。

然而,具有如此悠久历史的漆器,在今天的发展状况却并不乐观。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殷秀云从事雕漆艺术已有40多年,是中国雕漆艺术的代表人物,也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国家级雕漆技艺传承人。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冯骥才说:“现在会干雕漆的人基本都在50岁以上,有的已经六七十岁,心有余力不足。此外,有此耐心和兴趣坚持的年轻人越来越少,加上雕漆制作过程无法跳过,‘急功’也获不了‘近利’。而老工艺前辈本来就少,假使一人带两个徒弟,新传承人依然寥寥。因此,这么一个潜力巨大的市场,确实面临人才缺乏的困境。”

殷秀云 雕漆群仙祝寿大盘

  (《投资与合作》记者 申丹丹)

而在当代工艺品普遍受到重视的今天,漆器仍旧缺乏应有的关注度,一方面在于漆器的数量有限,难以吸引民间资本介入,而部分介入工艺美术的资本是短期投资行为,并不愿意以较长的时间和周期支持雕漆发展。更为重要的是,大众对漆器的认知度远远不够,虽然漆艺被列入我国非遗项目,但在漆器知识的普及、宣传和推广方面的工作还远远不够。

  作为中国传统民族艺术,漆雕艺术横跨千年,深受皇室贵族的推崇,具有极高的社会价值和艺术内涵。2006年,漆雕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与景泰蓝、玉雕、象牙雕刻并列成为“四大名旦”。但这门集绘画、雕刻、漆饰于一体的古老工艺,在现代社会却慢慢走向衰落。

在殷秀云看来,漆器淡出市场最主要的原因是家具材料和生活方式发生改变,作为生活用具的漆器,在古代扮演的角色已逐渐淡出现代人的生活。

  导致雕漆看涨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这项绝技正面临后继乏人的窘境。据悉,如今国内雕漆从业者仅有120余人,而且在雕漆行业拥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头衔者仅有5位。

而漆器行业的整体衰落成为阻碍当代藏家介入漆器收藏的重要因素。当代漆器只有在漆艺家手中才买得到,价格因人而定,并没有建立相应的市场机制。漆器行货的泛滥,缺乏收藏价值的工业产品充斥市场,影响了真正具有艺术价值与收藏价值作品的市场占有份额。

  雕漆是中国传统民族艺术,也是北京传统工艺美术的精华之一,距今有1400余年的历史。雕漆横跨唐、宋、元、明、清5个朝代,在明清两朝还是皇家宫廷工艺器物,历来具有很高的社会地位和艺术价值。简单来说,雕漆要经过设计、制胎、涂漆、描样、雕刻、磨光等十几道工序,用天然漆料在素胎(有木胎、铜胎、皮胎等)上涂抹出一定厚度,再用刀在漆胎上雕刻山水、花卉、人物等,根据髹漆的色彩分类,有“剔红”“剔黑”“剔彩”等类别。其中剔红是最主要的品种,大部分时候雕漆是指剔红。

漆器收藏家曾先生介绍,当前购买漆器的一般有两类人,一类是真正喜欢雕漆作品的消费者,他们既购买实用物件,也购买家庭装饰摆件。在传统工艺品中,雕漆的价位相对不高,数量一般也只有一件,或者摆在家中,或者送给朋友。而另一类则是看重大师技艺和发展潜力,专门收藏其作品。

  另外,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冯骥才指出,雕漆收藏很“认人”,名家制作的雕漆更有潜力。在高古漆器数量少、价格高的情况下,藏者可以适当地关注近现代雕漆作品,特别是一些大师的作品。雕漆的工艺保存完好,如今制作一件雕漆工艺品其手工程序与古时别无二致。“雕漆雕漆,重点在雕。欣赏一件漆器,首先也是看它雕刻的艺术价值。此外,雕漆的塑胎和涂漆工艺也至关重要,塑胎不好,会导致整体变形。“而漆料质量的高低则影响到后期雕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