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卵之危,登天之难

剧透严重,谨慎阅读
谈权力,必须谈谈权力的代价。
黑夜中,clare 与frank 一起跑步, 看似是一起,但,Clare
不只一次说她又有些跟不上Frank。这种跟不上似乎是个预言。在剧的末尾。。Clare有一段哭戏,哭得原因很复杂,在反复利用了女兵之后,女兵走向了崩溃,Clare
明白对女兵对她所有的谴责都是无可指摘的。。对于first lady
也是反复利用而,first lady
确实始终太懵懂而不知道Clare真正的心思,被利用到最后还在感谢Clare。Clare
大概明白只是是个坏人,至始至终都不值得这些美好单纯的期待(来自第一夫人和女兵)。在黑夜中,一人在楼梯上低声啜泣。Frank
作为top of food chain 的
屠夫,从始至终他都明白自己要什么,知道自己的代价 所以当freedy(
猪排店的老板)说他自始至终只是他得顾客,不要冒充他得朋友的时候。Frank
更多地是感觉冒犯。。他知道自己的虚伪,所以他不需要朋友。甚至和妻子的关系都是利益纠葛(clare
出轨的事情知道之后,Clare期待他会有些沮丧,实际上他没有)而在给commander
戴勋章的时候那种愤怒
更像一种计算过后的反应。或许他更在意的是Clare的想法(出轨是自愿,强奸是被迫)他们更想是一种朋友,而采访时候主持人也说他们的婚姻more
calculated (更多地算计)
而不是情感。利用Clare家的财产他完成了政治生涯的第一步。所以,笔者认为,他把Clare看成是个盟友,一个需要小心维护的盟友。而自己对Clare的冷酷是喜爱还有一点点害怕。。影片最后Frank入主白宫,Clare说她可以等会进去。这里暗示很多,在权力的王座上,Frank
只是一个人,Clare 不愿第一时间进去
可能包括:出于自责(女兵和第一夫人),出于尊敬(Frank一个享受最高权力的感觉),出于权力的赢家只能有一个(Clare在婚姻中始终是牺牲的)或者是她有些不情愿享受这个带血的王座。

“The road to power is paved with hypocrisy and casualties. ”

关于Doug,
他是一个擅长控制的人,master youself,master your enenmy。
一边是控制自己一边是控制对Frank有危险的人。同为酒鬼,十年可以不喝酒,Peter
Russo,却在一夕之间走向毁灭。这种控制在对待情感的时候,就变得极为危险。
基本上对于情感,是越发压抑,越发深沉。对于rechel
的控制,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
对她得占有。而这种占有欲影响了他得判断,他认为危险却无法逃离。这种爱慕(在赌场的时候那个女招待说自己见了太多人和事,说以她说
Doug 其实在温存的时候在想别人,Doug
本人也承认。所以走得时候留下了带了10年的戒酒徽记,这里地暗示很复杂,是表示自己已经不配拥有这个自律的徽记了呢,还是决定与过去告一段落》),试图控制却控制不了
所以最终他也将走向毁灭。

通往权力的路是由虚伪和伤亡者铺就的。

因为是一口气看完的,暂时就记得这么点

纸牌屋第一季的成功,除了导演Finch和Spacey,
Robin这样的实力派组合外;故事引人入胜,环环相扣,结尾处给人以“原来如此”的感受也是重要原因。不过这种恍然大悟的智商快感,到了第二季的时候被削弱了。基于对Underwood的性格铺垫和日益了解,大家都能够猜测到他的目的,也就不会再为最后的结局过于惊讶而只是会心之笑(或者惊)了。

第二季的故事显然要比第一季残酷许多。The butcher begins.
Underwood离开自己擅长的国会,whip
votes所带来的观剧快感被大把砍掉。剩下的是一个操弄权谋的副总统,在权力顶端的左右逢迎,城府计算。

第一季时Underwood站在画面的边缘挥手的镜头令人难忘;第二季时候他已经站在总统身侧,成为镜头聚焦的人物。剧集颇费心机的渲染这样一种权力的连带效应;吵杂的装修,无所不在的特工,家门口日日示威的民众,以及不断被牺牲的过去的平静关系(Frank
and Freddy)……

没有一种利用能真正做到让对方一无所知。即使最后看起来Walker似乎仍感谢Frank的帮忙,但是以Frank迅速解决中美危机的速度,再加以时日回想,真相对他来说也并不远。Underwood是清楚这一点的。所以他更喜欢和Cathy
Durant 以及Jackie
这样的人讨价还价。一切都放到台面上来,理性计算衡量利弊,配合我只是为了自己获利;这样的Give
and Take,符合第一季最早时候Underwood对着镜头的那抹微笑。

mgm娱乐场,“Give and Take, welcome to Washington.”

Underwood的个人野心与他的工作巧妙的融合了。通往权力的路上,一切都可以作为条件来谈判。Claire是他最亲密的战友,知己和爱人。这种爱纯粹又复杂,是性格的吸引、目的的一致以及“革命”的需要。世上哪有纯然出于吸引而能够长久的爱情呢?而婚姻,需要更多的东西来维系。所以与其纠结于他们的真爱问题,不妨看看这两个人所表现的不同面向。Claire和Frank的个性非常相似,第二季中都各有一次表露情感的戏份。Frank对Freddy,Claire对Megan。不同的是Freddy对Frank说,你从来不是我的朋友
“You are just a good
customer.”。Frank坐在回来的车上对着镜头说了文章开始的那句话,心有不甘的内心独白却也默认了自己此行的虚伪。而Claire则是面对Megan利用的指责,和Mrs.
Walker诚心的感谢;坐在家里的楼梯上痛哭失声。这里的愧疚毫无疑问,因为她知道自己确实在为了自己利用她们。

通往权力之路,恐怕不仅仅是虚伪和伤亡;更是对自我良知不断的否定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