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兆祥:书法之美在于文化内涵

  书法是最能与其他艺术共通的艺术形式,它有着诗情的跌宕、舞蹈的节奏、绘画的意境、音乐的灵韵,有人称之为:“无言的诗,无形的舞;无图的画,无声的乐。”在王兆祥的书法里,我们能看到一种音乐的美感。它虽不是大气磅礴,却意气充盈;虽不是波磔老苍,却灵逸生动。在他看来,书法是一种讲究节奏与取舍的艺术形式,“书法讲究留白、枯笔飞白、浓淡变化等技法”。他的书法注重在黑白构成关系、笔画间架疏密关系,以及节奏布局方面的形式关照,个性明显,风格独特。

图片 1

  中国的书法是中华文明历史发展的一个载体,与中国人的思想观念有着密切的联系。王兆祥表示,书法几千年来一直见证着文化的发展传承。从历代的名爵公卿到如今的学者文人,都将其看做是一种至高的艺术追求,他们用各自的点、画书写经营来阐述对书法艺术和历史人生的理解。“书法的魅力在于它形、音、义的结合,从甲骨文、篆书、隶书到我们今天使用的简体汉字,每一种文字,我们的古人都赋予了生活的寓意,这是民族文化、历史的书写呈现。”

图片 2

  书法练习是一门艺术追求、是高尚的精神享受活动。王兆祥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书法练习不是简单的写字,而是通过用笔、结体、章法以及诗歌、文章、警句的内容,寄托书者的情感与思想。一幅书法作品中包含着动与静、刚与柔、舒与敛、虚与实等阴阳对立的统一。“书者不仅要追求字的外形美观,更要追求内涵的美满。行笔时要心手达情,把自己的思想感情倾注到作品中去,使观赏者透过书法作品看到书者的精神境界。”

如今,韦合将创作大量的精力放在了书法的现实创作中。“人的生活离不开历史,人类的精神生活更需要历史。书法作为中国人的一种重要的精神活动方式,传承和发展着中国的历史文明,深深影响着每代中国人的现实生活。唐朝书法家颜真卿的《祭侄文稿》中饱含的爱国情感,在千年之后仍然让我们心潮澎湃。艺术家只有时时关注生活、关注历史,听从自我心灵的呼唤,才能体悟到中国几千年书法的真谛。”

  王兆祥是当代的书法名家,在书法上的造诣非同一般,而往往成功的书法家是才气内敛,并不过分张扬。王兆祥在书法创作上力求书法内涵胜于一切,提出书法艺术之美,应以文化内涵为主体追求。

庄子曰:“大知闲闲,小知间间,大言炎炎,小言詹詹。”做学问如此,写书作画同样需要广袤的视野、深厚的学养。韦合说:“书法到一定程度就是在书写文化、书写内在修养。书法的技巧通过平时的书写训练是可以达到的,但作为书法艺术最终追求的意境和神韵,则不仅需要客观努力,更重要的是要有深厚的学养,一个没有文化内涵的人不可能成为真正的书法家。”因此,除了平时的书法训练,韦合喜欢将历代古诗词曲融入到创作中,他说诗词、书法历来是被看作是一体的,“好的诗词作品,会给人无限的联想,产生美的意境。诗词只有通过书法才能把它的内涵呈献给欣赏者。从唐宋开始,书家开始重视诗词和书法的创作结合。宋代文学大家赵孟頫的《前赤壁赋》,气势苍劲雄浑、飘逸,用笔纵放自如,快劲流畅,一如他豪放、俊逸的文风,把文的内容、书的形式结合得浑然天成。书法只有赋予文化内涵,它的艺术魅力才能千古流传。”

  纵观王兆祥的书法,仿佛是舞动的奇迹,在墨海里飘扬,书法在笔歌墨舞之间流淌着情思,“美的书法作品也必定是线条墨韵的生命化和人生的形态化,书法艺术与内容的完美结合,才能产生真正的大美”。王兆祥表示。

图片 3

  在王兆祥的书法作品中,诸如线条粗细强弱的交替、笔势的开合聚散、字形的高低错杂及虚实相生的章法,悠游于无极之境的狂舞之情,在适度的着墨与飞速的思索中,表现在飘洒着墨香的纸上,此情、此景、此人、此物,都让人禁不住有一种想创作的冲动。书法之美岂在于这言语之间,其意境是在天地之外。

韦合性格平易近人,为人淳朴友善。他生性好学,一生仰慕书法,早年拜书坛名家伍纯道为师,后又随当代书法大家周慧珺专研书法,几度春秋,默默苦练。这种执着源自于他对中国书法艺术的痴爱,是他内心情感的抒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