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艺术家的“超扁平”还能盛行多久?

村上隆表示,此次呈现的艺术家奈良美智,将以2018年东京元麻布的画廊2次个展,与之后在香港BASEL艺术展设置的展位形式呈现。虽然表现方法不同,但与奈良先生分享属于艺术家的精神时,都能有共鸣。

图片 1村上隆,《无题》,2015

杜塞尔多夫很冷,就像他的家乡一样。奈良美智在德国一待就是12年,语言的隔阂,使他起初很难用德语与人讨论深层次的艺术问题时。“每每遇到讨论,虽然我有想参与的心情但却无法表达,只能一个人躲在角落,就像一只被遗弃的猫,静静地不出声。”那段孤独的时光让他清晰地回忆起自己孤单的童年,那种气氛也让他把自己隔离在世界之外。跨越时空,身在德国28岁的他开始和身在青森8岁的自己对话。

图片 2  奈良美智《白夜》
2006年

特别是经历了2011年3月日本地震和同年父亲的去世,奈良美智的创作发生了悄然的改变。他思考如何与这个世界相处,如何成为一位正经的大人。“我变成熟了,我开始把别人看得比自己重要了……”

图片 3青岛千穗,Palm
Trees, from Building Head, 2006

“现在跟以前不同,我不再画愤世嫉俗的小孩,他们还是一样的孤僻,但不会稍纵即逝。现在的画更深入,至少我是这样想的。但这并不代表艺术层次的提高,而是因为我学到与人互动。我不晓得这对我的作品是好是坏,确定的是我无法画出我以前画的东西……”

扁平风格这一概念最早由日本艺术家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提出,他也是超扁平艺术运动的创始人。Superflat这个英文词汇为日造词汇,它指日本动漫、艺术创作和平面设计中的二维属性,亦指日本大众文化无深度。战后的日本也经历了一系列改变,即大众文化和社会阶层的“扁平化”。上世纪90年代,村上隆提出日本社会就是“超扁平风格”,并强调将来的社会、风俗、文化、艺术都会变得极度平面。

图片 4奈良美智《Dogs
from Your Childhood》,1999年

图片 5村上隆,Groping
for the Truth, 2014

1959年12月,奈良美智出生在日本弘前市青森县西部的一个小地方。他说那是一个“让人沮丧的季节”。空气很冷,每个人都在努力地忍耐。他的父母忙于工作,两个哥哥又大他将近十岁。“我只能被苹果树包围(青森以特产苹果闻名),没有可以聊天的人,只能和自然对话。所以,我对着树木说话,对着小狗和小猪说话……”

近年,日本艺术家的“超扁平”之风持续蔓延。一方面,他们在拍场上稳居高价,另一方面,大众仍给予其作品高度的评价。一直以来,艺术风格的更替受时代影响,大众审美和精神需求、市场导向等因素决定了艺术风格盛行与否。“超扁平”终将成为过去,但它对当下日本当代艺术仍具有代表性意义。

在绘画中藏着的心情,将会有更多的同伴

图片 6青岛千穗
,It‘s Your Friendly UFO!

在村上隆看来,不论是艺术爱好者,或是对于艺术并不熟悉的人,都能被奈良美智的作品吸引,特别是画家在亚洲受欢迎的程度和影响力以及在拍卖市场中的评价,近些年来都水涨船高。但对于这样爆红的市场,奈良美智感到惊讶,“我的画这么受欢迎,不只是搞艺术的人,一般年轻人也认识我的画。让我渐渐有作为名人的压力,原因我也说不上来。”他开始避免在人群中曝光,选择了一头栽进自己世界比较封闭的生活方式。

奈良美智的绘画其实可以被看做是艺术家自身与童年时期的持续对话,他通过绘画来表达他对于成人世界的反叛情绪,亦是艺术家自身与社会间所碰撞与挣扎出的情感表达。对此,奈良美智称“画作中的娃娃只不过是儿童,手持玩具武器,因此他们不应该是具有攻击性的人。这样说来,激发了成年人的敌意后,角色其实是颠倒的,这些成年人以罪恶的形象围绕在儿童身边,反而像是持有更强大的武器一般。”

图片 7奈良美智说自己只有“愤怒、孤单、难过”的时候才会画画

图片 8《失眠夜(站着)》成交价:9,400,000
HKD香港苏富比2013春拍

“公元1959年12月5日,在这个令人敬爱的太阳系第3颗行星诞生下来的日子里,虽然我活下来了,但有一天绝对会面临死亡。因为我明白这是必然,所以我并不悲伤。总有一天在某个地方……街角、展览的会场或电车中……如果真的遇见了,请叫我一声。”这是奈良美智在自传《小星星通信》结尾部分的一段话。

在拍场上,奈良美智的作品更是大放异彩。2013年,香港苏富比推出全球首个奈良美智专场“你不孤单──黑河内珍藏奈良美智作品”,35件拍品以4100万港元成交。2014年,在香港苏富比春拍中,奈良美智作于2001年的《NightWalker》以1564万港元成交。2015年,在香港佳士得春拍中,奈良美智作于1995年的《Yr.Childhood》以1972万港元成交。2016年秋拍中,奈良美智的《小使者》以2408万港元成交。同年,富艺斯举办的“亚洲首场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和设计晚间”拍卖中,奈良美智于2003年创作的《白日梦》以1208万港元成交,打破了艺术家纸本作品世界拍卖纪录。从1995年至今,奈良美智的画作持续飙升了数十倍之多。他作品中的“超扁平”席卷全球,不仅众多藏家争相购买,也俘获了万千大众的心。

图片 9奈良美智笔下的小女孩有了大眼睛,他开始和世界和解

村上隆是Kaikai Kiki工作室的创立者,青岛千穗(Chiho
Aoshima)就是其中一员,她的学艺生涯从平面艺术开始,自学成才,她以作品中充满奇异的都市流行生物和风景闻名,擅长创造超现实主义的场景,画面中常出现幽灵、恶魔、少女等元素。通常画作的作品尺寸很大,评论家凯西·西格尔
(Kathy
Siegel)这样评价:“在青岛千穗把她画作的尺寸扩展的同时,她也很好的扩展了它的内容,提升了更强的时间观念:不仅只是叙述故事的大壁画,同时在所有的作品里都充斥着对过去的暗示,让人能感觉到甚至在最现代图像和数码技术里还存留着古老的信息。”

正如艺术家所料,奈良美智笔下的卡通,会在很多角落与孤独星球上的人们不期而遇——可能是东京一间单身女性公寓墙壁上精心装裱的大头小女孩海报、可能是一台画着71个古怪表情,每到零点“咔嚓”又“杀掉”无聊一天的走钟,也可能是一个七岁小女孩的共情。在一场韩国粉丝见面会上,女孩赛荷曾对奈良美智说:“悲伤时我好想喊你的名字。”奈良美智微笑着看着她,泪水夺眶而出。

图片 10村上隆 ,MPGMP
1960-2011,2011

图片 11奈良美智《Attack
the Rotten World》,1995年

图片 12《NightWalker》成交价:15,640,000
HKD香港苏富比2014秋拍

图片 13资深摇滚迷奈良美智

图片 14  奈良美智《贪睡公主》

学会和世界相处,“把别人看得比自己更重要”

除此之外,超扁平风格的创始人村上隆的一系列作品也备受追捧。2003年,他的一幅作品以6800万日元成交,被形容为“日本单件艺术作品的史上最高价”。他另一画作《727》曾以超一亿日元的高价卖出,成为当时日本国内作品拍卖价格最高的当代艺术家。2008年《时代周刊》评选出的最有影响力的100位人物中,村上隆是唯一的视觉艺术家。他还被日本的年轻人列为偶像。这些都足以说明他的影响力,迄今为止,他的艺术作品及艺术衍生品都炙手可热,未见消减之意。

关于自己和绘画手稿的关系。奈良美智说:“自己是怎么样和绘画这件事相处过来的,我想用俯瞰的方式去回顾看看从学生时代开始的30年。当时的心情和想法,瞬间浮现的灵感和文字一起所画下来的东西,里面也有一些就只是拿着铅笔的手动了起来这样的东西,要说是表现的手法,不如说就像是呼吸一样,用当时手边有的铅笔和原子笔画了出来。”

除此之外,艺术家奈良美智 (Yoshitomo
Nara),因作品非常平面化,大众将他归类为超扁平风格的一员。与村上隆相同,奈良美智也受到“御宅族”和日本动漫的影响。他用平滑的彩色蜡笔、漫画式的线条创作出样貌天真的孩童和宠物般的动物。但是,他在作品加入了一种玩世不恭的味道,他笔下的孩童有着邪恶、愤怒、萌呆的表情。

从杜塞尔夫时代起,奈良美智的风格渐渐走向成熟。他表现突出,第一年就收到了阿姆斯特丹的画廊的邀请,第二年更是收到了著名的科隆画廊的邀请。从科隆画廊起,奈良美智渐渐走向了成功艺术家的道路。

村上隆(Murakami
Takashi)的作品受日本动漫的影响,用高度精炼的传统日本浮世绘混合了波普艺术、日本动画和“御宅族”,运用混合型的卡通图式,表达虚拟荒诞、自由烂漫的世界,乌托邦和反乌托邦的主题并现,如微笑的花朵,变形的可爱人物,但他笔下的可爱形象却透露出诡异和不适感。

2018年2月9日至3月8日,日本艺术家奈良美智(Yoshitomo
Nara,1959-)在自己的好友村上隆的Kaikai
Kiki画廊举办“绘画:1988-2018三十年历程”回顾展,展出奈良美智1988年至2018年30年间的百余件作品。

图片 15  奈良美智《奈良美智48个女孩》

“奈良美智在1984年出道以后的30年间,他以独一无二的主体性出现在各种艺术的场面,并且以他独特的文法持续和世界对话。这和一般人所知晓的日本漫画或是‘可爱(kawaii)’文化所接近的日本又有所区别,他对于西洋/东洋音乐有深厚的造诣,在那之中所建构的文法赢得了许多不同领域的共鸣。”村上隆说。

图片 16村上隆,Korin
square (Title to be determined), 2015

图片 17大头小女孩是奈良美智作品中辨识度极强的形象

图片 18村上隆,Another
Dimension Brushing Against Your Hand, 2015

奈良美智想用俯瞰的方式去回顾从学生时代开始的30年,自己是怎样和绘画这件事相处过来的。得到的答案是——就是像呼吸一样的画下来了。至于这些“呼吸”在美术史上会占有怎样的地位呢?奈良美智则说:“在远离那样的位置去画出来的东西,对我来说才是绘画。”

提及“超扁平”还需提到“御宅族”,又称OTAKU,特指对动漫极为着迷的人们,这些超级动漫爱好者了解相关的特定内容,并乐此不疲的研究他们所喜爱的事物,后来“御宅族”也泛指热衷于其他形式亚文化,并对其有深入研究的人。

“从叹气到吐气,嘶吼到呵欠,像是坐上时光机一样,我想去和各式各样的自己打声招呼。”

2007年,她在伦敦格洛斯特路(Gloucester
Road)地铁站画了一组名叫《城市绚丽夺目,山区悄声无息》(city glow,
mountain
whisper)的作品。月台的十七个拱门每一个里都由精心绘制的风景组成,逐渐的从日到夜与从城市到农村的变化着。这个作品描绘了有关地球的一个乌托邦式的设想,这在青岛千穗作品的核心。她作品中关于时间的意义被削弱了,不同时间和空间的场景及不同的生物体在作品中进行有机的融合。

图片 19奈良美智第二次游欧洲时所拍摄的照片

“自己在美术史上会占有怎样的地位呢?恩…应该是说这些东西根本不会留在历史上,在远离那样的位置去画出来的东西,对我来说才是绘画。理所当然这些东西都非常个人,我以前也曾被有名的美术批评家判定我这些手稿是情感上的失禁(那又如何呢?哪里不好?),但也是有冷静画下来的东西。

图片 20奈良美智自传《小星星通信》

18岁时,奈良美智正式开始学画。日常用的笔记本、碎纸片,甚至是后来搬家用的纸箱……这些都成了奈良美智的画布。“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却莫名地渴望用艺术将它展现出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