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仙 第十三集 第五章 心意 萧鼎

    小白好气又好笑,大声道:“死猴子!”

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那个身影,在巨大白色光柱中淹没消失。
站在云端的白衣女子,也许是用力过度吧!竟然也是一个踉跄,再也无力保持平衡,缓缓降了下来。
可是,可是,是哪里突如其来的笑声? 这般凄凉却不可一世!
白色光柱里突现红芒,殷红如血,那个男子浑身浴血,如狂魔一般奋然而出,仰天长啸。
夜色正暗。
散了头发,破了衣衫,喷洒的鲜血如雾一般,只有噬血珠那般明亮,照亮整个夜空。
他抬头瞪眼,直冲而上。
风声凛冽,血腥阵阵,陆雪琪面白如雪,不见有一丝血色。望着那扑来的身影,下意识将天琊刺出。
蓝光万丈,转眼间刺破血雾,就往他的身前。 天琊微颤!
那目光,深深而来,疯狂却这般熟悉。
犹还记得,许多年前,曾经不顾一切的少年么 那个伤口,在她眼前。
红芒暴涨,将两个人的身影淹没。 鬼哭声声,满天呼啸。
正道中人惊呼,纷纷抢上飞起。只是他们反应之前,却令有一道诡异白影,如电飞上。
红芒中,布满血污的手掌,彷如恶魔狞下的没抓,向她抓来。
只是,天琊却悄悄地垂下。 她在风雨中,孤单伫立,面对着他,默默凝望。
血腥的手掌,按在她的衣襟之上,汹涌妖力,就在掌边咆哮。
那一双疯狂而血红的眼睛,就在她的眼前。 是谁的心,轻轻跳动
红芒散去,一个身影,颓然掉落。
陆雪琪立在半空,紧闭双眼,衣襟之上,赫然有个红色的血印,触目惊心。
风雨过后,可还有泪么
抢在正道中人之前片刻,突如其来的白影一把抢过失去知觉的鬼厉,抱着他横移开的,正是小白。
只见她大量鬼厉的伤势,眉头紧蹙,摇头叹息,低声道:“真实受不了你这个男人,就算重感情也不用做的这么惨烈吧”
鬼厉没有回答,已经失去知觉的人是不会说话的。但是正道中人在最初的惊讶之后,纷纷叱喝,小白抬眼望去,明眸媚目,登时将众人窒了一下。
陆雪琪缓缓落了下来,衣襟上的那个血色手印彷佛镂刻一般,在她白衣之上显得特别醒目,众人几乎可以想象得到,那只恶魔手掌曾经将死亡是何等接近这个女子!
只是,她竟然还是逃过了一劫,重创的依然是那个魔教妖人。
青云门年轻一代的佼佼者,果然不同凡响。
小白目光扫过诸人,最后还是落到陆雪琪的身上,上下仔细打量了片刻,点了点头,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道:“果然是绝世美人,难怪可以令男儿为你痴狂。”说罢,她先是看了看抱在怀里的鬼厉,然后有意无意地,转头看了一眼站在一旁,面有痛楚之色的李洵。
李洵面上闪过一丝怒色,他的右手在刚才斗法中被鬼厉以噬血妖力反挫,半个手掌都如焦枯一般,望之可怖,也不知道是否影响日后修行,此番听这个突然出现的妖媚女子忽然带着讽刺,登时大怒道:“你是什么人,这鬼厉乃是罪恶滔天的魔教妖孽,你识相的”
“哈!”
小白忽然笑出声来,面对着这一众正道中人,故意将失去知觉的鬼厉抱得更紧了些,顿时让周围众人为之侧目,同时面有不屑,淡淡道:“你不知道么,我可是从来就不识相的!”
李洵为之一窒,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号,同时右手上疼痛越来越是剧烈,心中更是焦急万分。
也就在这个时候,忽的一声诧异惊呼,从背后传来。
“九尾妖狐!她就是九尾妖狐!”
众人一惊,陆雪琪和法相不知道焚香谷玄火坛的秘密,倒还罢了,但是焚香谷中弟子却纷纷大乱,一看那惊呼之人,正是场上辈分最高的吕顺。
小白向吕顺那里瞄了几眼,微一思量,点头道:“你这老头,就是当年躲在云易岚和上官策两个老贼背后的那个无耻的家伙吧?”
吕顺登时气得满脸通红,手指指向小白,只气得微微发抖,在周围偷偷瞄过来的眼光里,大怒道:“看什么,还不上,捉了这个妖孽!”
小白轻笑一声,抱着鬼厉做势欲起,吕顺当先飞起,迎头拦截,不了小白哼了一声,竟是看都不看他一眼,白影浮动,一道幽光从她衣袖中飞出,击中吕顺剑芒。
吕顺人在半空,闷哼一声,倒折回来,看来是吃了点暗亏。
众人失色,吕顺虽然威名远不如同辈的焚香谷谷主云易岚和上官策,但好歹也是焚香谷老一辈的人物,但在这九尾天狐绝世妖物之下,竟然一个灰鹤间就被挡了回来,这妖孽道行之高,可想而知。
当下众人纷纷呼喊,一起凑上。小白微微皱眉,面有不屑,身形摇晃,连续晃过数人,正欲飞身而起,忽地身后一声佛号,一片金色光芒涌了过来。
小白眉头一皱,第一次面露惊讶之色,返身袖袍翻舞,飞出一道淡绿光芒。
“大梵般若,”她看了看法相,点头道:“想不到天音寺居然出了你这等人才,果然不愧为与青云比肩的正道大派。”
法相合十道:“多谢施主夸奖。”说话虽然客气,但随着他合十之后,金光更是大盛,从他的袖袍之间飞出一粒金光耀眼的珠子,滴溜溜转个不停,向小白疾冲而来。
小白哼了一声,绿光一收,整个身子带着鬼厉都飘了起来,直上青天,片刻之后,刚才脚下站立之处被轮回珠撞上,轰隆一声,整个地面被佛门大力打出了一个方圆两丈的大坑。
不欲再纠缠下去,小白趁着这个机会转身欲走,不了身形刚动,却之间蓝光耀眼,“嘶嘶嘶”锐响充盈天地,铺天盖地而来,正是陆雪琪的天琊神剑到了。小白面色一寒,忽地伸出手去,直接插入万千剑芒之中,只听“铮”的一声清脆回响,陆雪琪剑芒消失,面有惊讶神色,天琊也回到她的受伤。
小白更不迟疑,抱着鬼厉身形如鬼魅一般,从半空消失。众人大吃一惊,片刻之后,有人看到白影如电,正向河对面掠去,大声呼喊出来。
只见小白闪进了一间木屋之中。片刻之后,在众人赶到之前,又从屋子窗口飞出来,肩上除了鬼厉,还多了一个笑灰影,正是仍然呼呼大睡的猴子小灰
待众人赶到的时候,小白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见了。正道中人纷纷恼怒喝骂,但多数人却暗自惊心,这九尾天狐修行如此高深,当真不可小觑。
此时此刻,七里峒中的战争,终于完全平静下来,残留下来的,只是一片熊熊燃烧的火海,还有无数苗人百姓痛楚的哭声。
远处,受伤的图麻骨族长正在大声嘶喊着,领着一队人往山上奔去,显然是要去查看大巫师的伤势情况。而在山腰之上,早已有人将大巫师围住,叫喊声远远传来。
众人回到远处,之间周围热焰喧天,火焰吞噬着木头发出的噼啪声音此起彼伏,更不断有烧坏的横梁大木头掉下来,情况极为悲惨。
法相摇头叹息,面容满是慈悲之意,当先飞入火海,帮助那些苗人百姓救火。受他影响,焚香谷其他弟子也纷纷跟上。
李洵此刻方才觉得右手之上的痛楚稍微退了一些,看来只要运功抵挡,并无大害,这才稍微放下心来,松了口气。
正在他犹豫是否也要跟上去一起救火时,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李师兄。”
李洵一怔,回头看去,之间陆雪琪天琊回鞘,握在手上,一身白衣在火光之中无意遮掩。
此刻的她,面色一如往日般的冷漠,淡淡的望着李洵。
李洵不知怎么,被她看的有些不自在,遂道:“什么事,陆师妹?”
陆雪琪沉默地望着李洵,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道:“鬼厉右肩那个伤口,可是你涌玉尺所伤?”
李洵嘴巴里忽然有些发干,片刻之后坦然道:“是。”
陆雪琪握着天琊的手,片刻之间收紧,白皙肌肤之上,彷佛有淡青露出,只是她的脸色,依旧如雪一般的白而冷漠,没有丝毫表情。
她微微点了点头,转身走开。
李洵心头忽地腾起莫名怒气,大声道:“陆师妹,你是什么意思?”
陆雪琪的身子顿了一顿,周围熊熊燃烧的烈焰之下,她白色身影彷佛也要燃烧一般。
“好尺法!好厉害!”
淡淡的声音,从那个没有回头背着身子的人儿处,传了过来,一字一字,很慢很慢,清晰无比。
李洵忽地哑了。
陆雪琪向前走去,突然她的上方一座大屋被烈焰燃烧久了,噼啪一声大响,一根巨大横梁带着炽热烈焰,向她当头砸了下来。
李洵吃了一惊,但还不等他喊出话来,陆雪琪一声轻啸,啸声众不知怎么,竟有几分悲愤,看她左手一挥,天琊神剑连鞘挥上,蓝光暴涨,轰隆声中,硬生生将这巨木击得粉碎,腾起无数火星,遮天蔽日,片刻后纷纷落下如雨,壮观之极,挡在她和李洵之间,将她的身影淹没无踪。
李洵望着那漫天纷飞的火雨,一时竟怔怔呆住,望得痴了。 夜色深深。
小白化身急速白光,在崇山峻岭间穿梭游走,远离七里峒。大概过了小半个时辰,她才在一座高山的山腰上找了个僻静所在,停了下来。
她轻轻放下鬼厉,将他放到地上,只见这个男子一身是血,有不少都流到手边,被闪烁着妖异红芒的噬血珠缓缓吸了进去。此刻看来,噬血珠似乎就像是附在鬼厉身上的阴灵一般,不断吞食着主人的精气。
小白叹了口气,伸手想从鬼厉手中拿下噬魂魔棒,不料鬼厉虽然昏迷,手里却紧握着这个魔棒,彷佛只有这个东西,才是他唯一的依*。
小白扯了两下,居然无法从他手中拿下,摇了摇头,也就放弃了。只是她目光随即落到自己手上,她右手的中指食指,原本白玉一般的指头,此刻慢慢变做了红色,隐隐还有几分不由自主地颤抖。
小白笑了笑,低声道:“好一把天琊,当真名不虚传,果然是神兵”
“扑通。”一个声音,突然从她旁边发出,小白吓了一跳,转眼看去,却是喝醉的小灰从她肩头掉了下来,正好落在重伤的主人身边,嘴巴里面啧啧两声,伸手抓了抓脑袋,居然又睡了过去。
小白好气又好笑,大声道:“死猴子!” “呼呼” “你那个笨蛋主人快死了!”
“呼呼”
“”小白无言,对猴子翻了翻白眼,一脚将猴子踢开了去,然后在鬼厉身边蹲了下来,上下大量了一下他的伤势,摇头叹息。
夜色凉如水,寒意渐入骨。 那冰凉,彷佛多年前曾经经历过吧?
鬼厉悠悠的醒来时候,脑海中掠过这般念头。
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满天星光。
南疆的夜空,此时此刻,再也没有火焰,没有喧嚣,终于露出了它原本安宁祥和的一面。田亩之上,无数繁星点缀其上,闪闪发亮,或大或小,依稀都如人的眼睛,许是有几分调皮么,这般戏谑地望着人间。
剧烈的疼痛,从右肩迸发,随即全身上下,一边酸痛。即使坚强如他,夜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醒了。”平静中微微带着关心的声音,在身旁响了起来。
鬼厉转过头,看到了小白的容颜。
他支撑着坐了起来,只是动作间牵动伤口,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小白看了他一眼,道:“你伤的不轻,还是先好好休息吧!”
鬼厉低头,之间右肩处的伤口被白色布带包扎了起来,其他小伤口处,也都看得出被处理过了。这里并无其他人,自然是自己昏迷的时候,小白的功劳。
他低声道:“是你救了我吧,多谢了。”
小白耸了耸肩膀,道:“我也没有做什么,主要是你自己的命硬,连我也想不到你居然还能在那种情况下活下来。”
鬼厉哼了一声,脑海中回忆起在七里峒决战的那一幕幕,忽地一阵心灰意懒,竟是呆在原地,什么话都不想说了。
小白悠悠道:“说起来,还是七里峒里的苗人百姓最倒霉吧!家园都被火烧了不说,族人更是死伤无数,就算是他们敬若神明的大巫师,我看也凶多吉少”
鬼厉身子忽然一震。

    她轻轻放下鬼厉,将他放到地上,只见这个男子一身是血,有不少都流到手边,被闪烁着妖异红芒的噬血珠缓缓吸了进去。此刻看来,噬血珠似乎就像是附在鬼厉身上的阴灵一般,不断吞食着主人的精气。

    犹还记得,许多年前,曾经不顾一切的少年么

    剧烈的疼痛,从右肩迸发,随即全身上下,一边酸痛。即使坚强如他,夜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此时此刻,七里峒中的战争,终于完全平静下来,残留下来的,只是一片熊熊燃烧的火海,还有无数苗人百姓痛楚的哭声。

    小白忽然笑出声来,面对着这一众正道中人,故意将失去知觉的鬼厉抱得更紧了些,顿时让周围众人为之侧目,同时面有不屑,淡淡道:“你不知道么,我可是从来就不识相的!”

    只是,她竟然还是逃过了一劫,重创的依然是那个魔教妖人。

    鬼厉哼了一声,脑海中回忆起在七里峒决战的那一幕幕,忽地一阵心灰意懒,竟是呆在原地,什么话都不想说了。

    是谁的心,轻轻跳动

    他抬头瞪眼,直冲而上。

    陆雪琪的身子顿了一顿,周围熊熊燃烧的烈焰之下,她白色身影彷佛也要燃烧一般。

    法相合十道:“多谢施主夸奖。”说话虽然客气,但随着他合十之后,金光更是大盛,从他的袖袍之间飞出一粒金光耀眼的珠子,滴溜溜转个不停,向小白疾冲而来。

    陆雪琪立在半空,紧闭双眼,衣襟之上,赫然有个红色的血印,触目惊心。

    小白更不迟疑,抱着鬼厉身形如鬼魅一般,从半空消失。众人大吃一惊,片刻之后,有人看到白影如电,正向河对面掠去,大声呼喊出来。

    散了头发,破了衣衫,喷洒的鲜血如雾一般,只有噬血珠那般明亮,照亮整个夜空。

    小白悠悠道:“说起来,还是七里峒里的苗人百姓最倒霉吧!家园都被火烧了不说,族人更是死伤无数,就算是他们敬若神明的大巫师,我看也凶多吉少”

    这般凄凉却不可一世!

    鬼厉低头,之间右肩处的伤口被白色布带包扎了起来,其他小伤口处,也都看得出被处理过了。这里并无其他人,自然是自己昏迷的时候,小白的功劳。

    小白叹了口气,伸手想从鬼厉手中拿下噬魂魔棒,不料鬼厉虽然昏迷,手里却紧握着这个魔棒,彷佛只有这个东西,才是他唯一的依*。

    陆雪琪沉默地望着李洵,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道:“鬼厉右肩那个伤口,可是你涌玉尺所伤?”

    正道中人惊呼,纷纷抢上飞起。只是他们反应之前,却令有一道诡异白影,如电飞上。

    当下众人纷纷呼喊,一起凑上。小白微微皱眉,面有不屑,身形摇晃,连续晃过数人,正欲飞身而起,忽地身后一声佛号,一片金色光芒涌了过来。

    鬼哭声声,满天呼啸。

    红芒暴涨,将两个人的身影淹没。

    站在云端的白衣女子,也许是用力过度吧!竟然也是一个踉跄,再也无力保持平衡,缓缓降了下来。

    淡淡的声音,从那个没有回头背着身子的人儿处,传了过来,一字一字,很慢很慢,清晰无比。

    夜色正暗。

    鬼厉悠悠的醒来时候,脑海中掠过这般念头。

    只是,天琊却悄悄地垂下。

    也就在这个时候,忽的一声诧异惊呼,从背后传来。

    众人失色,吕顺虽然威名远不如同辈的焚香谷谷主云易岚和上官策,但好歹也是焚香谷老一辈的人物,但在这九尾天狐绝世妖物之下,竟然一个灰鹤间就被挡了回来,这妖孽道行之高,可想而知。

    小白耸了耸肩膀,道:“我也没有做什么,主要是你自己的命硬,连我也想不到你居然还能在那种情况下活下来。”

    鬼厉没有回答,已经失去知觉的人是不会说话的。但是正道中人在最初的惊讶之后,纷纷叱喝,小白抬眼望去,明眸媚目,登时将众人窒了一下。

    小白向吕顺那里瞄了几眼,微一思量,点头道:“你这老头,就是当年躲在云易岚和上官策两个老贼背后的那个无耻的家伙吧?”

    众人一惊,陆雪琪和法相不知道焚香谷玄火坛的秘密,倒还罢了,但是焚香谷中弟子却纷纷大乱,一看那惊呼之人,正是场上辈分最高的吕顺。

    红芒中,布满血污的手掌,彷如恶魔狞下的没抓,向她抓来。

    她微微点了点头,转身走开。

    白色光柱里突现红芒,殷红如血,那个男子浑身浴血,如狂魔一般奋然而出,仰天长啸。

    “九尾妖狐!她就是九尾妖狐!”

    “扑通。”一个声音,突然从她旁边发出,小白吓了一跳,转眼看去,却是喝醉的小灰从她肩头掉了下来,正好落在重伤的主人身边,嘴巴里面啧啧两声,伸手抓了抓脑袋,居然又睡了过去。

    吕顺人在半空,闷哼一声,倒折回来,看来是吃了点暗亏。

    “”小白无言,对猴子翻了翻白眼,一脚将猴子踢开了去,然后在鬼厉身边蹲了下来,上下大量了一下他的伤势,摇头叹息。

    李洵望着那漫天纷飞的火雨,一时竟怔怔呆住,望得痴了。

    “呼呼”

    小白扯了两下,居然无法从他手中拿下,摇了摇头,也就放弃了。只是她目光随即落到自己手上,她右手的中指食指,原本白玉一般的指头,此刻慢慢变做了红色,隐隐还有几分不由自主地颤抖。

    李洵此刻方才觉得右手之上的痛楚稍微退了一些,看来只要运功抵挡,并无大害,这才稍微放下心来,松了口气。

    那一双疯狂而血红的眼睛,就在她的眼前。

    血腥的手掌,按在她的衣襟之上,汹涌妖力,就在掌边咆哮。

mgm娱乐场,    那个身影,在巨大白色光柱中淹没消失。

    待众人赶到的时候,小白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见了。正道中人纷纷恼怒喝骂,但多数人却暗自惊心,这九尾天狐修行如此高深,当真不可小觑。

    “好尺法!好厉害!”

    陆雪琪缓缓落了下来,衣襟上的那个血色手印彷佛镂刻一般,在她白衣之上显得特别醒目,众人几乎可以想象得到,那只恶魔手掌曾经将死亡是何等接近这个女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