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精选: 老爸与布什(小小说)

  《文艺生活(精选小小说)》2005年第2期  通俗文学-幽默小说

莫名村是一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山村,坐落在莫名乡东北角的一座山坳里。村里有一户姓苟的人家,三代单传,生了个男孩,为了让这个孩子长得好,就给他起了个名字叫苟屁,因为这里的农家大多都没有文化,给孩子起名也都是大猫、二狗、三驴子之类的,说都是为了好养活。
  这苟屁长得还真不赖,不仅仅身体健壮,而且聪明。全村的同龄人都没读完初中就回家种田了,只有这苟屁读完了高中,考大学的时候只差一分名落孙山,无奈家境贫寒,不能再读。回到村里,也算是莫名村的一个秀才。
  不久,村里换届选举,要选一名有文化的村长。选举那天,莫名乡的牛乡长开着车来到村里主持选举大会,跟着牛乡长一起下车的还有村里的三驴子,三驴子也是竞选村长的选手之一,他起大早就跑到乡里去,给牛乡长送了礼又坐着牛乡长的车和牛乡长一起回到村里,目的是让选民们看看自己的身价,能和牛乡长一起坐车,可见我三驴子可不是一般的人。三驴子认为,这次莫名村的村长非他莫属了。
  选举大会按时举行了,牛乡长首先在前面发表了一通激动人心的讲话,他扯起了公鸭嗓子——“村民们,大家好!”由于声音超乎寻常的大,“砰、砰、砰”连续放出了三个屁来,弄得会场上一片哗然。牛乡长故作镇静,清了清嗓门,接着说:“这次选举村长,我们要选出自己信得过的致富带头人。村长嘛,就是带着大家种田的人,文化的高低,书念的多少是无所谓的。”他的话里很明显的是要排斥苟屁,因为他毕竟接了三驴子的礼金,怎能不替三驴子说话呢!可是,三驴子在村民的心目中是个不务正业的乡痞。
  不一会,选举就结束了,投票的结果是:三驴子得了34票,二狗得了38票,大猫得了20票,苟屁得了108票。苟屁名正言顺地当上了村长。
  牛乡长憋了一肚子气回到了乡长办公室,仰着脸,眼睛眯缝着,坐在椅子上一个劲儿地抽烟,从他的鼻孔里冒出来的蓝烟在他的头顶上盘旋着。三驴子悄悄地走了进来,趴在牛乡长的耳朵上叨咕了几句。牛乡长顿时眼睛睁开,脸上绽出了神兮兮的微笑。
  三驴子走了以后,牛乡长马上叫来派出所的民警,命令道:“你们马上到莫名村去,把那个苟屁抓起来,他蛊惑人心,搞了串通选举,已经触犯了《选举法》,要严加审讯,拿到证据!”苟屁莫名其妙地被抓到了乡里,无论如何也无法承认自己是串通选举的事实,因为他自己根本也没想到自己会得这么多的选票。牛乡长在苟屁面前软硬兼施,就是达不到自己的目的,他想,苟屁不承认自己的错误,是决不会放过他的。牛乡长吃过晚饭,打着饱嗝,来到了关着苟屁的屋子里,叼着烟,笑嘻嘻地跟苟屁说:“我说苟屁,你应该明白,虽然你得了108票,你不一定就能当上那个村长,目前看你就是当上了村长,这个村长你也干不长,说不定什么时候,乡里一个会议,就把你这个村长给撤了。那时候,你更是没有面子。莫不如趁现在你显示一下自己的高姿态,主动把这个村长让出来,一方面高风亮节,别人也会刮目相看,二方面也省得你弄到最后自己被撤了丢了面子不说,还让人看不起你。更何况你涉嫌串通一气拉拢村民为你投票呢?”
  苟屁没有说话。正在这时,就听见乡政府的院子里人声喧闹,一群人涌进了乡政府。牛乡长往外面一看,原来是莫名村的群众已经涌进了院子。
  村民们听说自己选出来的村长被抓了起来,都纷纷跑到乡里来,大家一个个异口同声地说选票是自己的意愿,绝没有任何人串通,证明自己的选票是神圣的,不是违心的。有几个青年大声喊道:“牛乡长,你出来,凭什么把我们选的村长抓起来?如果你不放人,我们就到县政府去说理去!”
  眼看着乡政府的院子里群情振奋,人声鼎沸。牛乡长看到这样的情景,心中害怕把事情闹大,无可奈何,又不敢走出去直接面对院子里的群众,只好坐在屋里憋得一肚子闷气,憋了半天,又从屁股下面“砰砰砰”地放了几个臭屁……
  最后,牛乡长只好放了苟屁。
  
  

  这次美国大选,老爸投入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他把克里比着二驴子骂声不止。布什获胜后,老爸对我说,选举太累人了!娃呀,你会写,明日也给布总统发封贺电,表表咱心意,给他消消乏!

  老爸还利用现任村长的优势,在村高音喇叭中阐述他的竞选纲领:提高五包户待遇;盖章写证明决不打绊子;计划生育一视同仁等等。老爸还针对二驴子提出的修路、办柳编厂等竞选承诺,猛烈抨击道:没你个兔崽子,咱村老少爷们就没路了?这些年不都蹦蹦跳跳地走过来了嘛!上面领导天天讲开厂办矿破坏环境,你却在咱村打歪主意,想让咱村人拉稀得癌?你的心眼大大地坏了!当然,老爸在演讲中,很自然地揪出了二驴子祖宗八代所干的缺德事,也少不得“忘恩负义是小人”、“有俩臭钱耍威风”等的人身攻击。

  之所以把老爸与布什相提并论,是因几年前,老爸经历了一场与布什此次极为相似的选举。

  但这权威有一天受到了挑战。时值村委会换届选举当儿,咱村有一个小名叫饶二驴子的年轻人在大城市开破烂点铺发财后想回家乡发展,头个目标就是当村长。老爸知道后暴跳如雷,万没料到在他有生之年,还有人敢打他位子的主意。他大骂,狗日的驴子,你上大城市是老子开的介绍信,还借了钱给你当路费,你他娘的良心让狗吃啦!

  选举那天,当副村长的咱三叔、当治保主任的咱大舅、还有当妇女主任的咱小姨,忙得满场转。选举结果是:除了1张空白票、18张划圈没划进格子里的作废票外,老爸全票当选,竞选连任大获成功。那张空白票我猜测是绝望的二驴子临时弃权了。

  老爸要放鞭炮庆贺。我劝道,咱已经胜了,就不要再刺激人家了。没料老爸大手一挥说:放,干了30多年,从没这么费功夫!于是鞭炮噼叭响了起来。在硝烟中,我看到二驴子开着白色“帕萨特”灰溜溜地窜出村外,至今再没回来过。

  老爸比布什年长2岁,看上却像比布什大20岁。自我记事起,老爸就是咱三里村的村长(又称村委会主任),在咱村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