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书法mgm娱乐场-永不落幕的书法博物馆

李应祯《行书致吴宽札》 34.5×43.5cm ×2 上海博物馆藏
释文:應禎頓首奉書。匏庵諭德先生契兄執事。應禎久不聞問,馳仰何可言。歸得所惠書,良以為慰。原晖遽爾長逝,不勝悲悼。吾兄手足情深,何以堪處?然亦無可奈何,幸勉強以安客懷。僕江湖之役倦矣,今仍差往湖廣,以完前件,情思亦殊不堪。此行須近冬才得還,不煩
記念。世賢、玉汝諸故舊未得一一作書,幸為致意。余不多及,惟照察。六月廿四日應禎頓首再拜。《童中州集》序企望久矣,早發下為荷。至祝至祝。
【资料来源】

明治二十八年(1895),占清國國運,筮得[恆]之[解]。

爻辭曰:「九四,田無禽。」

《象傳》曰:「始求深也。」
「始」指初爻也,謂其未涉其淺,而遽求其深,是欲速而不達者也。
非徒無益,反見其凶,譬如用智而失之鑿,求道而索之隱,皆「浚恆」者之過也。

今[恆]之上六,曰「振恆」,以振為恆,是卦已終,而動未終,故曰凶也。

斷曰:

【占例之252】

近年歐美各邦,文明開化,日新一日,
我國有所見於此,是以取彼之長,補我之短,乃遣少年子弟留學歐西,
又聘西國教師,使之教我子弟。

《大象》曰:雷風,恆,君子以立不易方。

《象傳》曰「從一而終」,謂婦人之德,惟宜從一;故曰「貞吉」。

豪商某來,請占氣運,筮得[恆]之[大過]。

田之於禽,其得失最著者也,故以之為象。

一日某貴顯來訪,謂余曰:「有同僚某,因負債請余援助,長官某亦代為說合,予諾之,
而後至期,彼竟無力得償,敢請占其得失。」筮得[恆]之[解]。

[咸]曰:「聖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
[恆]曰:「聖人久其道,而天下化成」,天地萬物之情,皆可於此見之矣。

【占問】

夫「夫子制義」,謂丈夫之行,惟宜審義。
義則不害於貞,貞則或傷真義,故曰「從婦凶也」。

【占問】

然家修即為廷獻,王化起於閨門,齊家治國,其道本一以貫。

《象傳》曰:浚恆之凶,始求深也。

「或承之羞」,謂君若盛氣責之,彼必出言不遜,反受羞辱也。

問政府今用問罪之舉,不在深求,而在和解,則其事可諧。
即或一時未諧,[恆]之初爻,變為[大壯],則以[大壯]之軍備,壓制而已。

[咸]為可大之業,[恆]為可久之德,
可久配天,可大配地,故[乾]亦為久,[坤]亦為大。

「利貞」者,不易之恆;
「利有攸往」者,不已之恆也。合而言之,常道也。

知夫此,而[恆]之道得矣。

足下占得此爻,當守靜以制動,斯可無咎。

六五居得尊位,為[恆]之主,下與九二相應。

明治二十六年(1893)二月,北海道炭礦鐵道會社支配人檀村登三郎來曰:
「余從事社務有年,事務多端,深恐力弱才微,不勝其任,思欲改就官職,猶豫未決,
幸請一筮。」筮得[恆]之[小過]。

「雷風相與」者,天地之運也;
「剛柔皆應」者,陰陽之機也;君子則之,以保其恆。

「浚」,深也。初爻當[恆]之始,以始求終,所當循序漸進,方能幾及。

以恆修身,而身教乃亨;以恆齊家,而家道乃亨;以恆治國,而國運亦亨;
所謂「無往不利」者,此也。

王道畢世而仁,聖功萬年無敞,是即聖人之久道化成也。

若第以從一為正,是妾婦之道也,孟子所謂「賤丈夫」者是也。

《象****傳****》曰:振恆在上,大無功也。

某商人來,請占氣運,筮得[恆]之[鼎]。

「立」者,確乎不拔,「方」者,主一不遷,志有定向,而持守彌堅,
不為富貴淫,不為貧賤移,不為威武屈,特立無懼,
此君子之所以為君子者,得[恆]道耳。

然[恆]一卦,唯五爻言夫婦,餘爻皆歷言[恆]之不當,為為垂誡;
且六爻無一吉辭,即《彖》辭亦第云「無咎」。

夫[恆]有二:「有不易之恆,有不已之恆。」

朝鮮介我兩國之間,我與清國商議,謀欲互為保護,清國有疑於我,終至兵陣相見。

爻辭曰:「初六,浚恆,貞凶,無攸利。」

觀諸日月之得天久照,驗諸四時之變化久成,徵諸聖人之久道化成,
天道聖道之歷久不敞者,莫非此恆久之道也。

「剛柔皆應」者,[恆]之成德也;
「利有所往」者,[恆]之行事也。

九四以陽居陰,與初六相應,初六「浚恆」既「無攸利」,無利者,亦即「無禽」之謂也。

斷曰:

【占例之254】

爻辭曰:「九三,不恆其德,或承之羞,貞吝。」

蓋[恆]為天地之常道,日且久照,四時久成,不恆則變,恆則得其正,
是以聖人曰:「人而無恆,不可以作巫醫。」皆反言以警之,而於[恆]未嘗有贊辭也。

爻辭曰:「九三,不恆其德,或承之羞,貞吝。」

君子體此象以應萬變,而道不變,[恆]而已矣。

《象傳》所云「貞吉」者,指婦人也。「利有攸往」者,指丈夫也。

夫女子小人,皆屬陰象,
商業之推行,權宜自主,不可聽從人言,治家之道,亦不可偏聽婦言。
爻象之辭,垂誡深矣,足下宜凜之!

[震]為決躁,[巽]亦為躁卦,
躁動無時,猶是雷發而不收,風行而不止,其何能有功哉!

六五,恆其德,貞,婦人吉,夫子凶。

《象》曰「君子立不易方。」亦唯以不易者,守其[恆]而已。

斷曰:

而究其極,雷之發聲,不爽其候,風之噓物,各應其時,
振古如斯,未嘗或失,故曰「雷風恆」。

其辭曰「不恆其德」,謂彼窮迫如此,勢必二三其德,不能恆守此約信也。

社長聞之曰:「該社自開業以來,多不能如意,今得此占,自當恆久不已,以圖遠大之業。」

卦體六爻相應,剛柔二氣,交相為用,
剛有剛之道,柔有柔之道,[恆]之亨而無咎,惟久於其道也。

故《象傳》曰「大無功也」。

《象****傳****》曰:婦人貞吉,從一而終也。夫子制義,從婦凶也。

觀初六爻辭,知朝鮮之漸進開化也。

就卦論卦,直言不諱,望勿見責。

後此會社,果得盛大。

九四處[震]之初,已出於[巽],是[震]之獵夫前進,[巽]之禽後退,
以此而田,必無獲也,故曰「田無禽」,以喻失民心也。

今番朝鮮雖失禮於我,政府未嘗舉兵,可謂能守其恆道也。
若政府乘一朝之怒,忘恆久之道,責之過深,則是爻辭所云「浚恆,貞凶,無攸利」,
正當為政府慮矣。

二爻能之,悔自亡矣。

《象****傳****》曰:久非其位,安得禽也?

斷曰:

  • 問戰征:宜步步為營,切忌孤軍深入,深入必凶。
  • 問營商:宜得利即售,不可壟斷居奇,以貪高價。
  • 問功名:宜安分守職,切怭梯寵希榮,徼幸圖功,恐反招辱。
  • 問婚姻:婚姻之道,宜以門戶相當,切勿慕富攀貴,貪結高親,反致後悔,往往有之。
  • 問家宅:宅是新建,昔乎過求華麗,致難持久。
  • 問訟事:死一經涉訟,歷久不了。
  • 問六甲:初胎,生女,唯恐難育。

以此卦擬人事,
[震]為長男,[巽]為長女,變[咸]之二少,為[恆]之二長,
婚姻之禮,夫婦之恆道也。

《象傳》曰:「久非其位,安得禽也?」

【占問】

九三處[巽]之極,[巽]為進退,為不果,「不恆其德」之象。

恆者,常也,久也,[恆]之為道,「亨」乃「無咎」,亨通無咎,乃得「利貞」。

【占例之249】

爻辭曰:「六五,恆其德,貞,婦人吉,夫子凶。」

斷曰:

☆¸.•°”˜˜”°•.¸☆ ★ ☆¸.•°”˜˜”°•.¸☆ ☆¸.•°”˜˜”°•.¸☆

二爻以陽居陰,為失位,故有悔,
然足下既從事社務,必深識其中之利益,久於其道,自然精明練達,能振興其業也。

雷動風散,可見恩威之並施也。剛上柔下,可見寬猛之交濟也。

  • 問戰征:上為主帥,行軍之道,全在鎮定,若妄動喜功,必無成也。
  • 問營商:上為一卦之歸宿,是商業歸結之時也,當歸結而不歸,收發無時,終無結局也。
  • 問功名:上處卦之終,功名已盡,若復癡心妄求,不特無成,恐反致禍。
  • 問家宅:此宅已舊,不必改作,改作必凶。
  • 問婚姻:必是晚年續娶也。無須再娶,娶則必凶。
  • 問訟事:急宜罷訟。
  • 問失物:不得。

「或」者,將然之辭,謂雖未明見其羞,而羞或承之矣,雖貞亦吝。

讀《關睢》之詩,文王之化行於遠,后妃之德修於內,其得[恆]之旨也夫!

通觀全卦,
《序卦傳》曰:「夫婦之道不可以不久也,故受之以恆。」

[艮]者,兩山相對之卦,兩山相對,可見而不可近也,又不可相應也。
於不近不應之卦,其無戰爭,斷可知也。

☆¸.•°”˜˜”°•.¸☆ ★ ☆¸.•°”˜˜”°•.¸☆ ☆¸.•°”˜˜”°•.¸☆

斷曰:

故二卦同體,卦象反復。

卦名曰[恆],業必以久而成也。

其策則分我軍為六,留其四於馬關,以其二為朝鮮開化黨之聲援;
如此而猶有不及,可使一軍自元山津而衝其背,可使開化黨維持朝鮮也,是天數之理也。

今上六處[恆]之極,而振動不已,以振為恆,恆有盡而振無盡,是以凶也。

☆¸.•°”˜˜”°•.¸☆ ★ ☆¸.•°”˜˜”°•.¸☆ ☆¸.•°”˜˜”°•.¸☆

[恆]之反卦為[咸],故二卦爻象,皆顛倒相因:

今君為某貴顯占氣運,得[恆]之四爻,
四爻以陽居陰,居不當位,爻辭曰「田無禽」,猶言謀而無功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