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2万到5.5万,越来越多韩国女性抗议偷拍

7 月 7 日,约有 5.5
万名女性参加了游行,呼吁打击“偷拍性色情图片”,她们举着标语牌和横幅,上面写着“我的生活不是你的色情片”。隐藏摄像头的主要受害者大多是十几岁的青少年或
20 多岁的年轻人。这是韩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仅女性参加的抗议活动之一。

2017年,韩国警方收到的报案超过6400起,而这一数字在2012年仅为2400起。分析指出,虽然在韩国有不少因偷拍被捕的案例,但实际定罪拘留的并不多。

图片 1

警方还表示,以往破获过类似案件,但这是首次发现在网络直播偷拍影片。

5.5万韩国女性游行抗议偷拍,这是之前大规模抗议的延续

警方发现的微型摄像机 图片来源 GJ

不少民众把此类的事件统称为“数码型性暴力”(Digital Sexual crime
out,DSO),当中包含 “偷拍”、“复仇式色情”(revenge
porn,意指在他人不知情的状况下,将私密照或视频恶意散布)。

有韩国记者走访了首尔的商店、餐厅等地,用照片揭露了无处不在的“暗洞”。在不少公共洗手间,很多小洞都被纸巾堵住或被贴纸盖住,贴纸上写着“请不要拍”。无孔不入的偷拍令女性担忧,有的被迫在使用公共卫生间时佩戴口罩。

组织者的目的是为了公然反对目前的环境——在这种环境下,女性总是为浴室里和地铁站里裙子底下藏着的微型摄像头而感到焦虑。抗议活动组织者说,女性生活在持续的恐惧中,她们害怕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偷怕偷录。犯罪者在公共场所用隐藏的相机偷拍偷录女性的举动。虽然在韩国传播色情内容是非法的,但这些视频和图片在网上被广泛分享。同时,这些女性抗议者控诉韩国警方不公,认为他们对性骚扰事件差别待遇–––当性骚扰事件的受害者是男性,就会以飞快的速度破案–––反之如果受害者是女性,无论过多久案件都是悬而未决的状态。

“偷拍”两字又刺痛了韩国人的神经。

据悉,韩国政府计划斥资 50 亿韩元(约合 2977
万人民币)为地方政府配备更多的摄像头检测设备,并加强对公共场所和私人建筑内卫生间的检查。同时还计划扩大检查范围到小学、初中和高中校园。

近日,韩国警方抓获了一个在韩国多家旅店安装摄像头非法拍摄并牟利的犯罪团伙。调查显示,超过1600人的私人生活被偷拍,并被上传到付费色情网站直播供人浏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私人生活被偷拍还被网络直播,引发韩国民众恐慌。

图片 2

深海区工作室 吴宇桢

韩警方的统计数字显示,从2010 年至 2017 年,“隐蔽摄像头”犯罪的数量从1100
起增加到 6500 起。受害者大多是女性,占比约 84%,至于男性的受害者占比大约
2.3%。根据韩国女性律师协会( KWLA )2018 年的一项研究,大约 89
%的隐蔽摄像头犯罪是由陌生人犯下的。在涉及熟人的 11 %中,有近 44
%的人是在一段关系中发生的。地铁车站的隐蔽摄像头数量最多,但其他公共场所包括公共汽车、出租车、银行、游泳池、超市甚至书店里也有存在。

韩国警察厅20日对媒体表示,从去年8月起,犯罪团伙在机顶盒、插座孔、吹风机架等容易被忽视的地方安装迷你摄像头,在釜山、大邱、忠清道等10个城市30个旅店的42个客房进行非法拍摄。其中4人已被抓获,2人已被拘留。目前没有迹象显示相关旅馆共谋犯案。

稿件一经选用,即视为作者同意本网免费将其使用于本网或与本网有合作关系的非赢利性各类出版物、互联网与手机端媒体及专业学术文库等。

值得关注的是,“偷拍”已成为韩国恶劣又普遍的社会现象。

早在5 月 19
日,有将近1.2万名愤怒的女性集结在韩国首尔惠化地铁站外,她们身穿红衣,高喊着统一的口号:“公平调查”、“同一犯罪、同一处罚”、”女性也是韩国公民”、“停止拍摄”。
6 月 9 日,大约 2.2 万名女性聚集在韩国 Hyehwa
,谴责隐蔽摄像头拍摄的持续存在,以及警方的双重标准。

编辑:李争

图片 3

拍摄的视频被联网传送到国外的服务器上,上传到付费色情网站。自11月推出以来,该网站每月订阅量超过6000美元,拥有超过4000名用户,其中97人为视频重播等附加功能支付了附加费。据了解,犯罪团伙在6个月之内非法拍摄的视频共计803个,共有1600余名住宿者的隐私受到侵害。

参考资料

绝大多数受害者为女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