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手稿市场价格一路水涨船高

 2012年10月,莫言成为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籍作家。随后国内有报道称,莫言曾创作过的一部反映四川生活的20多万字的电视剧本,虽一直未能开拍,但因莫言荣获诺贝尔文学奖奖,书商又公开向莫言邀稿,并愿意出价120万买下这部剧的手稿,比十年前20万的报价飙升了整整5倍。最近的孔夫子旧书网上,莫言亲笔签名书籍也纷纷涨价,最贵的是《檀香刑》,网上要价18.8888万元;第二名是《透明的红萝卜》,标价10万元。据买莫言亲笔签名《十三步》的店主“沈阳斯人”说:前段时间,莫言的亲笔签名他卖800~2000元不等,现在莫言获奖,作品当然水涨船高,这本书他要价10000元。有网友表示:莫言的作品内涵是金钱无法衡量的,但仅仅一本带签名的书就要18万元,这有点“离谱”。

图片 1

手稿是作家的手写稿,包括文稿、诗稿、日记、书信、读书笔记、写作素材的记录等。鲁迅不在乎自己的手稿,许广平回忆说,在弄堂门口卖点心的摊贩用来包油条的竟然有过鲁迅的手稿。而周作人就很有意识地保存自己的手稿,嘱咐编辑用完稿后必须退还,周作人的手稿用毛笔写成的,一气呵成,几乎没有修改。名家手稿本来就是一种稀缺资源,因为大多是孤本,因而具有较高的收藏价值。

《阿斯彭文稿》是一本由[美]
亨利·詹姆斯著作,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18.00元,页数:199,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随着拍卖市场的热点转移,近年来,名家手稿的市场价格一路水涨船高,其中以活跃于“五四”时期的民国文人手稿最受青睐,如鲁迅、胡适、梁启超、周作人等,他们的文稿尺牍,乃至只字数语的便条,如今都已成了许多藏家和爱好者竞相追捧的佳品。比如在2010年嘉德秋季拍卖会上,周作人的创作手稿就曾以358.4万元成交,此稿内收周作人《北京的风俗诗》、《天桥志序》、《口占赠行严先生》、《燕京岁时记》、《结缘豆》、《自己的文章》、《旧日记抄》等。一位上海的收藏人曾花8万元人民币从日本买来徐志摩《雪花的快乐》两页诗稿。那些成为当前社会关注焦点的作家手稿,也是藏家们追逐的主要对象。前段时间因电影《白鹿原》热映而再次受到读者追捧的作家陈忠实,其手稿也已经成了“有价无市”的奇货。

《阿斯彭文稿》读后感:欲望的驱使 人性得可贵

名家手稿的发现与研究在学术上时有论文著述,但作为创作题材也出现在了文学作品中,如美国心理分析小说大师亨利·詹姆斯中篇小说《阿斯彭文稿》。一个美国评论家跑到威尼斯去寻找十九世纪初大诗人阿斯彭(暗指拜伦)的遗稿,这份遗稿在隐居的阿斯彭当时情人朱莉安娜手中。朱莉安娜去世后,遗稿由她的侄女蒂娜小姐继承。作为一个狂热的阿斯彭粉丝,美国人准备不惜一切代价得到这份遗稿。面对只对遗稿感兴趣的美国人,蒂娜极为羞愧地提出,如果美国人能成为她的“亲戚”,那么遗稿也就是他的了。

这本亨利
詹姆斯的《阿斯彭文稿》被号称心理分析小说大师最才华横溢的中篇。文后译揭露出本书写作背景,影射拜伦、雪莱的遗稿发生的故事。听闻已故诗人在情妇那里留下了手稿,以租房为由窃机入住这位诗人曾经的缪斯现已垂垂老矣的妇人家中,更以向她唯一陪伴的侄女示好的方式接近她,以获得这份珍贵的手稿……手稿最终被付之一炬,但其间发生的事情让人觉得痴笑荒谬。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偷盗,骗取感情……却也会懊悔,怀疑自己,感到羞愧……那位陪伴姑妈一生,被描述为毫无生气的老姑娘的蒂娜小姐这辈子估计也就冲动一回了,可眼界狭隘,全无自主,所托非人……剩下的生活估计也就守在威尼斯畔的那座大房子寥寥此生……人一生,太多时候为了欲望而过:利益,爱情……可是心中总希望可以坚守最初价值体系中建立起来的价值观和评判标准,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自我矛盾。而人性因为复杂才显得可贵。

美国人在这个提议前退缩了。而等过了几天,他重新和蒂娜小姐见面时,美国人伤心地得知,蒂娜小姐已经把文稿毁掉。这是亨利·詹姆斯最著名的中篇,明里暗里仿作都很多,最著名的是索尔·贝娄的《贡萨加诗稿》,主人公克拉伦斯也是一个美国学者,他为寻找西班牙文学史上的天才贡萨加诗稿来到马德里,到后来也是空忙一番,最后他自己感叹:“我们是怎样为了获得一切而失去一切!”

《阿斯彭文稿》读后感:阿斯彭文稿的永久性魅力

收藏手稿,或是一种巧遇,或是一个传奇,但我们不能以巧遇、传奇来对待手稿。诚如奥地利大作家茨威格说过:理解手稿的意义和美丽,必须满怀敬畏的看待这些表面并不显眼的纸页,必须爱戴和尊敬那些手稿的主人,因为手稿所承载的正是他们主人的生命痕迹。

《阿斯彭文稿》的永久性魅力

《阿斯彭文稿》最初发表在1888年的《大西洋月刊》上,同年稍后出版单行本,问世至今,产生不小的影响。

…… ……

1947年,《阿斯彭文稿》被改编成电影,易名《丢失的瞬间》,由苏珊•海沃德扮演蒂娜小姐,罗伯特•卡明斯扮演故事讲述人。

1954年,美国作家、1976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索尔•贝娄在读过《阿斯彭文稿》后,欣赏之余,模仿它写了一个短篇小说《贡萨加手稿》。

1962年,著名导演迈克尔•雷德格雷夫将《阿斯彭文稿》搬上戏剧舞台,在百老汇演出,由温迪•希勒和莫里斯•埃文斯饰演主角,获得巨大成功。此后该剧又多次演出,广受好评。

1998年,美国作曲家多米尼克•阿根托还将《阿斯彭文稿》改编成歌剧,在达拉斯歌剧院作世界性首演,受到广泛的关注。

…… ……

《阿斯彭文稿》读后感:心灵的迷宫,你走得进,我走不出。

文:雪碗冰瓯

那些发生过的,总是比我们能想像的更传奇。我们看到的,是作品。作品的真身是手稿。藏在每部手稿背后的,都有一个令人惊叹的曲折离奇的故事。

《阿斯彭文稿》是著名作家亨利·詹姆斯的得意之作,讲述的是一部关于诗人文稿的故事。创作的源起是因为亨利·詹姆斯偶然在朋友那里听说的一桩轶事。克拉尔·克莱蒙是拜伦的情人,收藏有拜伦与雪莱的文稿,一位船长因迷恋于雪莱的作品,而住进了那所宅第。1789年,当她年老故去后,她的年过半百的侄女对船长说,“倘若你和我结婚,我就把所有的书简全都给你。”

拜伦和雪莱,任何一个名字,都足以倾倒世人。何况握在这女人手中的,是两位诗人的文稿。怎不令人梦萦魂牵?这个故事的轮廓成为《阿斯彭文稿》的源头,也成为它的骨架。诗人阿斯彭的文稿亦是被收藏在一对姑侄手中,文学评论家心怀向往地住进她们的庭园,只是在他心中由始至终,向往的只是诗人阿斯彭的人生轨迹。有关诗人的一点一滴一丝一毫都能令他感慨万千,诗人的肖像画与亲笔手稿愈加令他心潮澎湃,他周旋在这座院落的两个女人中间,小心翼翼地拉近自己与阿斯彭文稿的距离。爱慕这般曲折地迂回闪现,他与她之间,是忽隐忽现的一段似水流缘,花落缤纷,春心空付。

从头到尾,他没忘了他的初衷。他一心想要的,只有那蒙尘的文稿,不计代价。却不能以情感作价,所以他远远地逃开了。她将过往与文稿付之一炬。

亨利·詹姆斯用第一人称描述这个故事,同时亦由第一人称的有限视角将读者带入迷宫。我们追随主人公的脚步一起探索,观望玫瑰盛放的花园,徜徉在水波荡漾的威尼斯,穿越重重阻碍,在得失进退之间踌躇满志,举步唯艰。

阿斯彭文稿,是一个荒凉的目的地,无法抵达。仰慕者有渴求一睹真迹的愿望,保管者有不想予外人道的初衷。留给世人的,是一个烟云模糊的传说。

湮灭在时间长河里的,不只一部阿斯彭文稿。那些手稿的命运,取决于全然偶然的际遇。卡夫卡的遗嘱是将这些全部销灭,他的同学布洛德将它整理出版。简·奥斯汀的姐姐则将简的信件日记付之一炬。截然不同的结果,哪一种是幸运?作者和读者,谁更幸运?

亨利·詹姆斯笔下的阿斯彭文稿注定迷失无踪,它是一个精彩绝伦的幌子,庐山真面目只不过是“身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像一场雾色迷蒙的旅途,像一段难分难解的传说,逃得开,恼人的情愫,逃不开,轻轻的迷惘。

《阿斯彭文稿》读后感:亨利•詹姆斯在佛罗伦萨

寻求大诗人的文稿——亨利•詹姆斯在佛罗伦萨

文/余凤高

康斯坦斯•费尼莫尔•伍尔森(1840-1894)是美国第一位主要作家詹姆斯•库珀的外甥孙女,她本人也在杂志上发表过许多随笔,和一首题为《两个女人》的叙事诗,一卷叫《乌有堡》的故事集。父亲早已去世,她便和母亲住在一起,1879年,母亲也跟着去世了,于是,她就在1879-1880年一个风雨交加的冬日,离家去往欧洲,开始她的英国、法国、意大利、瑞士、德国等地的游历。

1880年,康斯坦斯•伍尔森来到意大利的佛罗伦萨,得知作家亨利•詹姆斯也在这里,感到异常高兴。

美国作家亨利•詹姆斯从1869年初次见识欧洲之后,多年来都在英国、法国、意大利等地旅游和写作,他1878年在罗马创作的一部描写一个卖弄风情的美国女人的《黛西•密勒》在伦敦的《康希尔杂志》上发表后,即赢得国际声誉,维多利亚时代的文坛名人顿时对他刮目相看。康斯坦斯•伍尔森读过亨利•詹姆斯的作品,对他不但很是钦佩,还喜欢研究他,甚至在《大西洋》月刊的“投稿人俱乐部”一栏上发表过一篇热情评论他作品的文章。她一直向往能与他认识,现在是一个好机会。于是在来此之前,她特地带来亨利•詹姆斯表妹密妮•坦普尔在纽约的姐妹亨里埃特•佩尔-克拉克的介绍信去见他。

亨利•詹姆斯是在1880年3月22日从伦敦乘船前往意大利的,途中在巴黎逗留了两三天,于28日到达佛罗伦萨,在阿尔诺饭店住下,准备材料,创作他的小说《一位女士的画像》。饭店的位置很好,从客房的窗子望出去,可以看到阿尔诺河在春天的阳光下闪着黄色的粼光。就在这里,亨利•詹姆斯见到了娇小的伍尔森小姐,虽然她已经中年,但身材苗条,一张鹅蛋脸,挺直的鼻子、阔嘴唇,头发也作过精心的梳理,但发现她在听他说话时显得有点耳背。

两人见面中互相的印象都不错,只是这次他们相处的时间不多,随后,伍尔森小姐去了英国三年,写她的小说《东方天使》,亨利•詹姆斯则待在大伦敦郡的肯辛顿,而且又患了黄胆病。等他病后再次于1886年在佛罗伦萨见到伍尔森小姐时,他在给一位友人的信中已经称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后又在郊外“贝罗斯伽多塔楼”费尼莫尔租下的一所“布利柴里别墅”寓居。这时,亨利•詹姆斯在给他的名人朋友海约翰的信中承认,这位“高贵而可亲的朋友伍尔森小姐”,“她住的只有五分钟距离,我每隔两三天都去看她•常和她一起吃饭。”可见关系非常的密切,尽管不知道到如何程度,成为研究家和传记作家们探究的一个问题。亨利•詹姆斯最著名的传记作者利昂•伊德尔)是这样说的:

“生活在蔚蓝的天幕和柔和的阳光烘托下的贝罗斯伽多塔楼,在挚爱的友人中间,他可以坐在宽阔的露台上阅读,或者在它宜人的玫瑰园中写作。它‘宽大的拱顶房间让他有空旷清凉之感。有时,薄暮中,他在室外用餐,大概有费尼莫尔陪伴。他已经忘掉他的病:他有他所企望的隐私或交往。他已经发现一处意大利的天堂。”

《阿斯彭文稿》读后感:价值的判断

《阿斯彭文稿》是篇幅不长的中篇小说,脱胎于1887年亨利•詹姆斯在意大利佛罗伦萨关于拜伦遗稿的一次道听途说,其不可思议之处激发了亨利•詹姆斯的创作灵感,觊觎财富演变成感情欺骗无疑使这一主题充满了挑战性,与此同时,作者将个人在意大利生活的片段移植其中。据译者主万的译后记所言,这是亨利•詹姆斯试图捕捉“值得神游的过去”所做的一种尝试,事实上这也代表了作者的人文主义倾向,作品中对于人性近乎不动声色的刻画折射出作者对道德品质与物质利益之间冲突所抱的态度,从而在略带浪漫色彩的故事情节中尽现现实主义的魅力。

《阿斯彭文稿》的内容非常简单,一位美国评论家为了获得诗人杰弗里•阿斯彭的遗稿,辗转来到意大利威尼斯,通过欺骗与隐瞒的手段博取隐居的诗人情妇及其侄女的信任,希望达成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经历数月的周旋即将获得手稿,可是在最后关头这位评论家却退缩了,事与愿违造成的情感冲突令这场花尽心思的冒险成为泡影。

《阿斯彭文稿》最初发表于1888年的《大西洋月刊》上,同年又与另外两部小说合并出版,尽管篇幅不长而且故事简单却引起广泛注目,除了改编为歌剧、戏剧与电影之外,甚至还被1976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索尔•贝洛所欣赏,模仿并创作了短篇小说《贡萨加手稿》,所有的这些致敬与关注让《阿斯彭文稿》成为亨利•詹姆斯最为著名的作品之一。

亨利•詹姆斯在小说的进行过程中将威尼斯的景色与情节完美的融合,鲜花、凤尾船、古典大侧,甚至是标志性的广场,几乎每一个场景都和情节产生联系,小说人物的潜台词在景色的衬托下被表达的淋漓尽致,为小说带来诗般的美感。尽管从叙述手法上来看,这些画面都是经过有选择的剪裁下来的,但值得称道的是,所有的碎片逐渐拼凑出一副完整的人性画卷,亨利•詹姆斯把握与调节的高超技法令人赞叹。

做为归化英国的美国人,亨利•詹姆斯有资格并且热衷于以双重特性去描述美国人与欧洲人交往的问题,进而延伸至物质与精神的比较。在小说中,试图获得手稿的评论家与隐居的两位女性都是美国人,所不同之处在于隐居者脱离公众视线多年,离开美国而居住在威尼斯,这种模糊的定位与对比让国籍成为引发观念冲突的导火索之一。另一方面,文稿本身所具有的象征意义也值得一提。做为诗人与情妇之间情感的维系,文稿是人类历史的组成部分,堪称是文化遗产。作者通过评论家追求文稿的不同阶段的心理分析,判定文稿最后只是物质利益的组成部分。这或多或少体现了作者对于人类对于真知灼见缺乏应有的价值观念。随后,所发生的一切围绕着手稿这一矛盾体进行不断的转换,尽管这一切并不完全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评论家对文稿的志在必得也进而延伸出其对于名利与财富的欲望,甚至在进行的过程中对两位隐居者的情感加以玩弄与亵渎;反之,隐居者也在物质的角度将文稿视为赚取金钱与日后生活的依靠,恶劣的动机与行为让本该高尚的文化遗产与个人品格在物质利益面前败下阵来,这几乎可以视为作者对当时价值的判断所做出的思考。急功近利甚至不择手段的刻画既是作者对道德沦丧的谴责,也是对美好旧时光的怀念。最后评论家花尽心思却一无所得的结局,不禁让人想起中国古典名著《红楼梦》中那位机关算尽一场空的王熙凤。

俄国思想家舍斯托夫曾经说过,信仰靠荒谬支撑,在《阿斯彭文稿》一书中,评论家与隐居者的相互试探与依附,背后无疑都仰仗荒谬的信仰来支撑。小说的最后,通过只具有物质价值的隐居者将文稿焚化,随旧时代的最后一缕阳光消逝人间,诗情画意下的黑色幽默给予缺乏理智的游戏以完美的结局。

刊2011年9月18日南方都市报

《阿斯彭文稿》读后感:评《阿斯彭文稿》

《阿斯彭文稿》是著名作家亨利·詹姆斯写于一八八八年的中篇小说。其时,詹姆斯本人正在意大利修养、创作,并在机缘巧合之下获取了这部中篇小说的原始材料。小说中,一位美国评论家获悉,已故的伟大诗人杰弗里·阿斯彭的情妇隐居在威尼斯一所古老宅第里,而她保存着大诗人未曾付梓的遗稿。为了追寻这弥足珍贵的文物,书评家怀着对阿斯彭恒久却又新鲜的敬意,来到威尼斯并设法寄住在宅第里。

故事的背景是威尼斯,纵横漫衍的水道里轻轻游荡着凤尾船,这所古老宅第在书评家到来的那个下午呈现出一片玫瑰红色。书评家、遗孀朱莉安娜及她的侄女蒂娜小姐三人之间的巧妙紧张的故事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中展开的。

作者长于描绘主人公内心幽微的潜流,大者优美如抒情诗,小者如俳句,带给读者最真切的感受。书评家置身于这所古老宅第中后,思绪徜徉抚今追昔,不禁联想到很久以前阿斯彭不仅亲临此处而且还有一场浪漫的爱情。他初次见到朱莉安娜,便觉得比以前或以后任何时刻都更为接近阿斯彭,“是的,我记得那时心头先后所涌起的种种情绪,甚至还包括一小阵莫名其妙的颤抖”。在威尼斯绮丽、清新的风光中,他感到“我的古怪的秘密使命,成为那片总的浪漫气氛和总的光辉景象的一部分——我甚至感到,跟过去为艺术服务的所有那些人有一种微妙的同伴关系,一种精神上的友爱。他们曾经为了美,为了一种爱好而工作;我又在做什么别的事情呢?这种因素存在于杰弗里·阿斯彭所写的一切作品里,我只不过把它揭示出来罢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