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德鲁斯朝圣 感受原始高尔夫“活化石”

  圣安德鲁斯,这个古老的苏格兰小镇不仅是高尔夫的故乡,更是全球高尔夫的文化中心。作为全世界高尔夫球员的精神家园,这里不仅有举世闻名的老球场,其浓郁的苏格兰风情和迷人的海景也让这座小镇成为世界高尔夫文化旅游的胜地。

     
顶尖球手得失的刹那总是牵动着球迷的心,而苏格兰圣安德鲁斯的神圣与尊崇也让人们感念不已。去年八月,皇家古典高尔夫俱乐部第一次破例准许英国女子公开赛在圣安德鲁斯老球场举行——这不仅是女子高尔夫历史上的里程碑事件,更是让“高球圣地”从此有了更深远和广大的象征意义。

  在圣安德鲁斯小镇上的人们大多以制造高尔夫球具为生。另外这里还是一个大学城,威廉王子就在这里读书。

     
作为高尔夫球的发源地,圣安德鲁斯名扬天下,是高尔夫球迷们的圣地,今生今世都要去朝拜一次的地方。而蒙哥马利和马克-沃伦联手拿下今年的欧米茄观澜湖世界,又把人们的眼光拉回到这个神圣的国度。翻阅整理出前人的游踪笔迹,咱也神游一下圣地。

圣安德鲁斯老球场(St.Andrews Old Course)   传统说,高尔夫起源于英国圣安德鲁斯。于是时至今日,圣安德鲁斯镇都骄傲地以“世界高尔夫之乡”自居。

      圣安德鲁斯(St.
Andrews)是苏格兰最古老的城市,位于苏格兰东北部,东临北海,是苏格兰境内风景最美的海滨城镇之一。这里有苏格兰历史最悠久的圣安德鲁斯大学,还有圣茹勒斯塔(St.
Rule’s Tower)和圣安德鲁大教堂(St. Andrews
Cathedral)遗址等景观,当然,最重要的是圣安德鲁斯老球场。这个古雅幽静的小镇,似乎天生就是为了高尔夫而存在的,高尔夫在这里和宗教一样,成为了一种信仰。

  他们相信,早在1400年,苏格兰人就开始在圣安德鲁斯镇海边一块贫瘠的土地上,用果树枝制成的木杆,击打一个以皮革包裹羽毛制成的小球,至一个一定距离以外、预先指定好的球洞里。

      **流连在圣安德鲁斯街头

  而这块因为贫瘠而被农夫废弃的土地,最终成为全世界最著名的高尔夫球场——圣安德鲁斯老球场。

     **
圣安德鲁是苏格兰守护神的名字。传说中,他是耶稣传的十二门徒之一,最初是圣地耶路撒冷的一名渔夫。据说,他是在希腊一个名为佩特雷的地方殉难的,被罗马统治者钉死在X形的十字架上。而后人正是受这X形十字架的启发,设计出了苏格兰民族旗帜上的圣-安德鲁斯十字。在英伦三岛统一之前,圣安德鲁斯一直是苏格兰人宗教生活的中心和圣地。

 

     
圣安德鲁斯大教堂1160开始兴建,1318年建成,1559年被烧毁。现在我们能看到的是一片被墓地包围着的废墟。岁月的沧桑,时代的演变,刻在斑驳的墙上。哥特式风格的圣安德鲁斯城堡(St.
Andrew
Castle),其实也是一座废墟。这座城堡曾在1534年因处决宗教改革人士而被入侵,红衣主教Cardinal
Beaton被杀后,尸体被悬挂在塔楼的窗前……远处的北海十分平静,海浪轻拍着防波堤,您难以想象:如此宜人的海滨小城,曾经发生过许多惊心动魄的宗教事件。

图片 1
圣安德鲁斯老球场

     
小镇人口不到2万,但它在苏格兰历史中却占着举足轻重的位置。几个世纪以来,苏格兰人将圣安德鲁斯完整地保存着。即使在工业发展最鼎盛的时代,小镇的主体结构也没有发生过任何改变:集市街、南街、钟街和教堂街四条次干道,连接着两条主干道。创立于1411年  的圣安德鲁斯大学是苏格兰最古老的大学,以艺术类专业闻名于世,安德鲁王子和威廉王子就是从这里毕业出去的。

 

     
在圣安德鲁斯,如果您平均90多杆,千万别说自己会打高尔夫;“我爷爷的爷爷就开始打高尔夫”,在这里也绝不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假如您从球包里掏出一支1950s生产的球杆,圣安德鲁斯人也不会把它当成古董。

  圣安德鲁斯老球场这个被世界公认的高尔夫发源地,时至今日,这项运动的兴起与发展已有600多年的历史。

     
如果您是一个高尔夫狂热份子,圣安德鲁斯就是您的天堂。除了打球,您还能在小镇上找到关于高尔夫的一切。您可以去小店里淘一些古董,老前辈们用过的山核桃木球杆或古塔胶球——保证绝对没有假冒伪劣。还有各种高尔夫主题的酒吧餐吧,在小镇上随处可见。

 

     
在小镇并不宽敞的街道上驻足或漫步,您随时会产生时光错位的幻觉——如果不是停放在鹅卵石路面上的汽车,您甚至可能误以为自己是一位中世纪打球归来的绅士。

图片 2
圣安德鲁斯老球场被世界公认的高尔夫发源地

      **风雨流年中的老球场

 

     **
圣安德鲁斯老球场的演变史,几乎就是一部高尔夫运动的发展史。据史料记载,最初的老球场有22个球洞,前11洞打出去,后11洞打回来。500多年前的高尔夫先知们,根本没有发球台的概念,打完前一洞后,他们就在离洞口两杆范围内就地开球——在球洞附近随手铲一把沙,堆成小球座,架上球,下一洞开始了。

  历经600多年风雨磨砺,圣安德鲁斯老球场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杰作,没有一点人工的痕迹,历史与高球文化的积淀成就了它展现原始高尔夫“活化石”的地位。六个世纪以来,顶礼膜拜老球场一直是高尔夫球员一生期待实现的夙愿。

      直到1764年,圣安德鲁斯高尔夫社区(Society of St. Andrews
Golfers,皇家古典高尔夫俱乐部前身)作出决定:由于某些距离球洞太短,必须对老球场进行改造。于是,部分球洞被合二为一,老球场最终定格在18洞——也就是现在世界通行的球场标准洞数。

 

     
众所周知,老球场的18洞只有11个果岭,也就是说,其中14洞共用着7个果岭(第2和第16洞,第3和15洞,依此类推)。双果岭,这种被如今的大牌球场设计师们争相模仿的经典设计,最早其实并非一个创意,而是迫于无奈。19世纪中期,随着高尔夫在全世界的流行,慕名前来体验老球场的爱好者越来越多。此时的老球场,虽然有18个球道,果岭和球洞却只有11个。人们发现,从不同方向打球的人经常会将球攻到同一个果岭,不仅容易造成球场拥堵,在被灌木林分隔的狭窄球道上挥杆,还可能发生安全问题。于是,其中7个果岭被一分为二,并插上两支旗杆。为了区分,前9洞采用白旗,后9洞则是红旗。老球场就形成了现在的格局,而在超大的果岭上,面对100码的推杆根本不算怪事。

图片 3
圣安德鲁斯老球场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杰作

     
没有花哨的金雀花,没有平坦流畅的球道,在老球场打球,您遭遇的每一个障碍都是自然和历史形成的。这里保持着最原始的丘陵和错落茂密的树林,幽美的湖泊镶嵌其间,其中包括
112
个天然的沙坑。实际上,圣安德鲁斯球场的大多数沙坑都是天然形成——海风刮走地表薄薄的土层,埋藏在下边的沙子浮现形成低势。不过,加上后天的人工雕琢,这些沙坑就变成球手眼里的“难到变态的怪物”。在尼克劳斯的眼里:“无论从视觉感官角度,还是从建筑学的角度,她给人的感觉都不像一个球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