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m娱乐场春节记事之二:结餐费

  日本人是这样精细的一种人,他们就是有本事把东西做得小、做得精,小到超乎我们的想象,精到令人叹为观止的地步。所以,在东京过日子,常常会一不小心就被日本人的细节打动。

猴年除夕那天的团年饭是在我家附近的一家餐馆吃的。

  好天气,我们带小孩子去动物园,动物园如何干净如何没有异味之类的话,我就不讲了。一进门,就看到一个窗口,家长们在那里弯腰填写卡片。过去一看,原来是填写一张“迷子卡”。“迷子”意即走失的儿童,这卡片上写清楚孩子的姓名,地址,父母电话,一旦孩子在动物园内跟大人走散了,动物园方面会根据这张挂在孩子脖子上的迷子卡,跟父母联络,甚至把孩子送回家去。卡片做得很卡通,孩子们高高兴兴地挂在脖子上,看着让人无比放心。就这么简单的一个细节,好像做起来并不是很难的事情,可是真替父母解忧啊。希望有一天在国内的动物园里也能看到这种充满爱心的小卡片。

说实在话,餐馆里的饭菜自然比不上自家里的更合口味。可在餐馆吃,为的就是一来父母亲可以从繁重、琐碎的团年饭劳动中解脱出来,不用太辛苦;二来春节期间上学的、上班的都放假了,大家围坐一起,随意吃些零食,说些家常话,一大家子显得格外热热闹闹。更何况家中添了个猴年马月出生的宝贝公主(弟弟的二宝,出生年月正好是丙申年五月,故有“猴年马月”之说),几代人都盼着的女娃娃终于如愿,真是好兆头,全家大喜过望,这自然也为团年宴平添了更多的欢愉。

  午饭时候,我们在动物园里的餐厅吃饭,快餐,自助式的,孩子们也是一人一个托盘,摇摇晃晃地端着自己的饭菜找座位。我想说的,是这个快餐托盘里的一张垫着的纸,麦当劳肯德基的托盘里也都有这样的一张垫纸,上面大多是食物广告。而动物园餐馆里的这张垫纸,却是缤纷地画满了动物,还有一个动物迷宫,一个设计好的棋盘,孩子吃完以后,可以拿着这张垫纸,玩弄半天,可以跟餐厅的服务员讨一点蜡笔来给动物涂色,可以跟小朋友一起走迷宫、下棋,孩子们乐在其中的时候,大人们刚好可以安安心心地喝一杯咖啡,解一解乏。这样关怀备至的设计,真难得。而且我想说的是,这张垫纸,设计得实在是十分可爱,有的孩子吃东西的时候,不小心弄脏了垫纸,会哭丧着小脸去跟服务员再要求一张来玩,而跟我一样,在那里吃完午饭,临走再跟服务员额外讨一张带回家去的父母,也真不少。免费的东西,原来也有好的。

在餐馆吃饭有一点要比在家好,就是全家人可以同时坐在桌边等饭菜端来,而不会因为有人在厨房忙碌而需要其他人等着。定好的时间到了,服务员把各色菜肴一一端上桌。冷盘里的食物码放的整整齐齐,有的还摆出各种造型;无论是炒的、炸的、蒸的、煮的,都是热气腾腾,煮开了的火锅里甚至还有噗噗的轻微声响;炉子里的火光映在人们脸上,好像给大家都打上了腮红;各种食物的香气在房间里萦绕着,窜进人的鼻腔,叫人垂涎欲滴。这个时候,不管喝酒还是不喝酒的,大家都会端起杯,先是祝父母亲健康长寿,随后再依次举杯示意,相互说些祝贺新年的吉祥话儿。就连七十多岁的父母亲也抑制不住高兴,主动倒了些酒(老爷子的杯中还是高度数的白酒哩!),向大家一一回敬。

  有一年秋天我在旧金山,午餐时分带着孩子在闹市的餐馆吃饭,一落座,服务员小姐一手端着冰水,一手拿着给孩子的玩意儿,几张可供填色的动物画,一包蜡笔,还有一张给我的纸,上面是旧金山附近可以带孩子去游玩的设施,服务员小姐给我和我孩子的这些东西,都是免费的。

毕竟现在的生活条件好多了,平常吃的也不差。所以,团年饭大家尽管很尽兴,可是也吃不了多少。看看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我就悄悄起身去结餐费。

  畅销书里都说,细节决定成败。我不用看那本书,我是相信的。

一到前台,看见几位服务员都在忙着帮其他客人办结账手续。倒也是,大家都差不多这个时候吃完,自然也会赶在一块结账了。我就在旁边等着,四处打量着餐馆前台的陈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