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奇洛埃岛 巴塔哥尼亚外海之美

  岛屿有两面:一面朝着大洋,荒无人烟;另一面朝着大陆,充满田园风光,草地、农场与村庄面朝着那一片星罗棋布的海岛。

图片 1

  岛屿一直保留着自己的身份,居民是土著人与西班牙人的混血后代。在建筑风格与当地传说中无不体现着这种独一无二的文化。耶稣会士与方济各会修士先后来到此地传道。根据传教士们带来的造船技术,当代人修建了一些精美绝伦的木质结构教堂,其中十六座教堂已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不管是带有漆成淡黄色、粉红色与深紫色的新哥特式尖顶的卡斯特罗大教堂,还是特纳温渔村那座让人联想到倒置船舱的蓝白相间的美丽教堂,都体现了奇洛埃岛的混血文化。除了天主教,殖民化也有助于印第安神话与欧洲巫术的完美结合。小妖精们、巫师们、幽灵船以及美人鱼,这些都解释了岛屿的诞生与生命,诱惑与禁忌。因此,不愿自己的儿子变成守卫巫师洞穴的怪物,岛上的居民便急忙让他们受洗。

图片 2

图片 3

我们翻看市政厅的资料得知,第一个发现并抵达奇洛埃岛的非原住民是一位叫做阿隆索·德·卡马尔哥(
Alonso de
Camargo)的西班牙航海家,他于1540年启程前往如今的秘鲁进行侦查任务,但在航行途中无意间发现了奇洛埃岛的海滩,短暂逗留后他便继续启程前往秘鲁进行任务,并没有对这座岛屿进行深一步的探索。

  随着智利的日益繁荣,奇洛埃岛也开始发展起来:机场的修建,基础设施的改善,尤其是对海岛魅力的肯定。一片水上高脚屋竖立在大海边上,那里的传统街区散发着灵气。在涨潮的时候,建造在木桩上面的小木屋酷似即将启航的船舶。近两年来,位于卡斯特罗峡湾的甘博阿街区发展得欣欣向荣,四处都是咖啡店、餐馆、工艺品店及诸如“Palafito
1326”等的迷人酒店。

如果不是自驾游,从蒙特港的中心车站就可以乘坐去奇洛埃岛的大巴,有很多家公司的大巴车都能到达,运行时间大概3个小时,票价6000左右/人。

 

二、有关奇洛埃岛的故事

图片 4

奇洛埃岛周围地区和城市的居民多是西班牙北部加里西亚地区移民的后代,因为这里的气候类似欧洲南部沿海地区,每年有充足的降雨量和凉爽的夏季,所以在殖民时代,奇洛埃广袤的森林和肥沃的土地吸引了无数的殖民者。这里的原始森林在那时的欧洲人眼里似乎代表着大量的财富。

  奇洛埃岛与科西嘉岛差不多大,是一座漂浮在巴塔哥尼亚北部海面上、远离智利本土的岛屿。泛美公路是唯一穿越这座遗世独立的沿海岛屿的柏油路,岛屿上其他的道路只是一些沿着山脊蜿蜒迂回的土路。岛屿有两面:一面朝着太平洋,荒无人烟的热带原始森林,汹涌澎湃的无垠大海;另一面朝着大陆,充满田园风光,草地村庄与峡湾岛屿相得益彰,交相辉映。

“古兰多” ——
Curanto是一道智利南部著名的传统海鲜菜肴,由各种海鲜、各种肉排和土豆盖以大黄叶在热石表面蒸熟而成,在奇洛埃岛原始的自然条件下烹制的Curanto更为美味和特别,但在奇洛埃岛上两个人口最多的城市
——
安库德和卡斯特罗中,一般在饭店里只能吃到用普通锅煮出来的Curanto,味道也是很鲜美,总之来到奇洛埃岛旅游,你最好不要错过各个城市不同种类的Curanto。

  近日,日兰半岛上新建了三间高品质的旅店,四周一片田园风光。Centro de
Ocio
的现代建筑体现了岛上木工们的才华与大胆尝试精神。酒店俯瞰狭长的卡斯特罗峡湾,完全展现了海岛的全景、自然风光以及文化情怀。此外,Refugia
酒店也适合探险旅游者们居住,设计师是一位年轻的土木工程师,名叫安德烈·布拉瓦尔。这位工程师已在奇洛埃岛居住了
10
年,曾参与过智利各大工程项目。自然的力量、岛屿的身份以及乡村生活的简单,都使他坚信奇洛埃岛将成为智利时尚生活的下一目的地。Refugia
酒店的构思就这样诞生了,这座具有当代风格的海岛小屋刚营业一年,共有 12
间客房。

一、奇洛埃岛地理位置

  郁郁葱葱、充满神秘气息的奇洛埃岛位于智利南部。在向世界张开怀抱的同时,该岛保留了自己的鲜明特色。岛上新建了机场,一些不错的酒店和餐厅也相继开张,让我们前去探索这座令人着迷的岛屿吧。

四、安库德的美食图片 5

 

奇洛埃岛也是当初来自西班牙的殖民者与智利原住民在南美洲大陆最后的战场。岛上至今还有很多几百年前战场上留下的防御工事,如上图一般,Fuerte
San
Antonio为安库德最为著名的旅游景区,开阔的视野可以观看到整个海港风景,显而易见,在几百年前的战争时期,这里曾是多么重要的军事要地。

图片 6
卡斯特罗(Castro)甘博雅(Gamboa)街区的水上高脚屋(palafitos)仿若随时松缆启航的船舶 

图片 7

 

图片 8

 

在安库德市逛了一天,不知不觉就到了下午,我们沿着海边返回安库德的市中心寻找酒店。

图片 9
在 Refugia
酒店前面,准备着传统菜肴“古兰多(Curanto)”

图片 10

图片 11
当地人喜欢把渔船涂成五颜六色的样子

三、安库德的风土人情图片 12
下了摆渡船后,我们沿奇洛埃大岛上的5号公路继续向西南方行驶,途径小镇Chacao,车程约1小时便抵达了目的地
—— 安库德,据说安库德的名字来源于马普切语的“大峡谷”(Valle
Grande),还有的当地人说Ancud是土著语“大山”和“沃土”的意思。图为安库德的街景,街边建筑比较具有老南美的风格,材质多为木质。图片 13
图为安库德的住宅区景色,房屋被漆成不同的颜色,这一点与《天堂智利》中的瓦尔帕莱索城(Valparaiso)有些相似。

 

上图是同为安库德曾经重要的防御工事”圣卡洛斯堡”(Fuerte San
Carlos)以及火药库。

 

奇洛埃岛通常被认为是智利第二大的岛屿,第一大的岛屿是位于南美洲最南部的火地岛(Tierra
del
Fuego,火地岛,是南美洲最大的岛屿),但严格来说,由于火地岛是智利与阿根廷共同拥有的岛屿,对于智利来说它并不完全属于智利,所以说智利最大的岛屿只能是奇洛埃大岛。(火地岛在后面几期就会更新到,敬请关注)

  惬意的闲逛之后,来到了彼鲁里尔(Pirulil)岬角,面前是一望无垠的太平洋,它的灵魂之桥延续了印第安部族马普切人的信仰。

在南美洲有个古老的传说:奇洛埃岛一直被一艘古老神秘的巨船保护着,每当有人想靠近奇洛埃岛的时候,巨船便会施展魔力,海面上就会产生浓雾让人看不清方向而无法前进,而当海面风平浪静的时候,人们又可以隐约听到远方的船上似乎传来人们欢笑,歌唱舞蹈的喧闹声音…
这座未经开发、隐匿的小岛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充满幻想,想要靠近的地方,岛上热情开放的奇洛埃原住民们有时会用神秘的女巫传说、恐怖的幽灵船等故事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而正是由于这些故事的存在,奇洛埃岛就像以童话故事著称的北欧一样,成为了一个南美洲的“童话之岛”。

 

位于上图里左下角位置的安库德是今天要给大家介绍的奇洛埃岛上的一座小城,安库德位于智利南部,距首都圣地亚哥约1100公里处,我们沿智利境内的5号泛美公路南下,通过将车开上摆渡船的方式穿过智利内陆和奇洛埃岛之间的海峡抵达奇洛埃岛,下船后继续向西南方向行驶约一小时抵达奇洛埃岛上古老的城市安库德。

  奇洛埃岛孕育了不少的作家,其中包括著名作家弗朗西斯科·科洛阿内。科洛阿内是一位抒情历险作家,出生于海岛北部一个名为“克姆智奇”的小村庄。周游世界之后,探险作家戴维·勒菲弗又来到奇洛埃岛开始他的冒险之旅。他就在自己的小屋里完成了《南方的独孤》一书,那是对奇洛埃自然美景以及朴素情怀的赞歌。穿着油布衣的渔民,在退潮时拾起的贝壳,雨后的彩虹与洁净的天空,停靠在沙滩上的拖网渔船,巫师的故事,咸黄油……在这个位于陆地与大海之间的海岛上生活着的居民,展现了两个年代以前布列塔尼的风情。

图片 14

 

近10年后的1567年,奇洛埃岛上的中心城市
——卡斯特罗成立,为奇洛埃岛的经济、文化中心城市。(下一期便是介绍卡斯特罗这座布满世界文化遗迹教堂的古城)。

  三间精品酒店

直到1826年,奇洛埃岛终于独立,从此回归到智利共和国的管辖(对智利来说就像是港澳回归祖国一样)。

  事实上,只需在茂密的森林里漫步一会儿便可激发自己的想象力。在导游的陪伴下漫步至面朝太平洋的彼鲁里尔岬角,真是惬意啊。根据传说,就是在这个岬角上,亡者的灵魂等着带他们去冥间的船舶。在海岸边闲逛,在原始森林里散步,突然眼前出现一片伸向大海的神圣草地。原始森林里长满了竹子与一种马普切人称为“Canelos(桂皮树)”的圣树。被诗意盎然的风景深深地吸引,我们继续前进,远处传来一阵阵海狮的吼叫声与大海的咆哮声。在这壮丽的景色之中,木制的灵魂之桥延续着当地的传说。

图片 15

  

奇洛埃岛,是位于南美洲智利南部的一片岛屿群,其中面积最大的部分被智利人称为奇洛埃大岛(Isla
grande de Chiloé)。

 

图片 16

 

图片 17

图片 18

接上一期。我们在第二天清晨离开了美丽的海港,蒙特港(Puerto
Montt),继续沿着西南方向择5号泛美公路南下,乘坐摆渡船抵达智利的第一大岛屿
—— 奇洛埃岛(Isla de
Chiloé),奇洛埃岛或许没有同样属于智利的复活节岛那么闻名遐迩,但却是来智利不可错过的一个岛屿。除南美原始的风情之外,奇洛埃岛还有着世界遗产——木质教堂群、独特的水上建筑群
—— “Palafitos”等等奇特景观,是一个一旦你踏上这座岛便会爱上它的地方。

 

图为我们乘坐的摆渡船,船很大且在海上行驶时大家可以下车在船上自由行走,观看海湾景色。船内分为上下层,每一层都有单独的卫生间。摆渡船约行驶了半个小时左右抵达奇洛埃岛的码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