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为什么说“自如蛋壳们”的金融游戏比P2P爆雷严峻得多?

事实是,从银行的角度,他手里是无数单租房贷,违约几率不高,因此他们对此十分热衷。贷款是投放给长租企业的。如果长租企业能保持合理增速,和足够出租率保证周转,就能获得源源不断的正向现金流,不断扩张。但这种模式的问题是,杠杆很高。比如,长租企业“爱公寓”就多次爆发资金链断裂的危机。
有人说,部分长租企业就是利用租客的信用,给自己提供扩张资金,直到出租房源能够为资本所控盘,方为句点。

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表示,以自如、蛋壳公寓为代表的长租公寓运营商,为了扩大规模,以高于市场正常价格的20%到40%在争抢房源,人为抬高收房价格,这种行为扰乱了业主的心态,吊高了业主的胃口,让业主也开始要高价。

“我出生在湖南长沙。无湘不成军,老子不怕邪,这就是我们湖南人的性格。我2岁到了北京。”胡景晖如是说。

首先,租赁企业没有自己的房源,它需要从房东手里把房子收上来,作为出租房源。然后再把这些房源出租给租客,从中渔利,也就是俗称“二房东”。

图片 1

不少租客反映,在长租公寓租房,只要是选择“押一付一”方式,公寓管家都会要求租户做“租金贷”:租客与金融机构签署一至两年贷款协议,金融机构将贷款打到租赁企业账户,租客再按月还贷款抵房租。而金融机构还可以将这部分住房贷款分期资产做成ABS再次割韭菜。

胡景晖说,除了通胀和季节性因素外,一批企业按照高出市场价格20%-40%的房租哄抢房源,长此以往,风险爆发,不亚于P2P爆雷。

想想这些背井离乡,在大城市独自打拼的年轻人,他们只是想租个房子,有个安身之所,而不应该成为这场金融游戏的背锅侠,他们的合法权益理应得到保护。

搞租赁,和开发商买地卖楼,恰也异曲同工。资本通过各种渠道和形式,流入长租企业,财大自然气粗。

首先,租赁企业作为“二房东”,给房主的租金是按月付的;但从租客那里一次性收了一到两年的租金。

面对租赁之王,胡景晖发誓要掀起巨浪,扛起大旗。

其次,租户做的贷款,应该由租户自由支配,房东也是按月收房租,凭什么要划到租赁企业账上由企业使用,这岂不是相当于借了一笔无息资金给租赁企业?

“末日审判”

这样的金融游戏隐含的金融风险到底有多大,对租客会造成多大伤害,对社会会造成多大的影响,很难想象。

果断的切割

另一方面,租赁企业出现资金链断裂已有“爱公寓”的先例。一旦出了问题这个“锅”肯定是租客背,房东会因无法按月收到租金而收回住房,而已经贷款支付了一到两年租金的租客,不但个人信用受损,还得一边继续还款,一边面临无房可住的窘境。这究竟是个人在做消费贷款,还是租赁企业假借租客之名加杠杆,并将杠杆转移给了个人?

首先,长租企业通过约定高租金的形式,租下房主的房子,租金按月付清。然后,自如跟租户签订合同的时候,实际上是租户签订的是贷款合同,银行把一年的租金一次付清。

最近几天,水木一篇《资本盯上租房,要吸干年轻人的血吧》和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的辞职将自如蛋壳这些长租公寓推上了风口浪尖。

因上述言论“被辞职”后,胡景晖在北京宋庄举办了一场堪称简陋的“新闻发布会”,台上只有他一人。他说辞职是一场“末日审判”。

图片 2

“不要以为谁发工资谁就牛X,职业经理人才是这个行业的未来。”据说在发布会现场,胡景晖的腿一直在抖。“住建系统的领导给我打来电话,对我表示支持”,胡这样强调。

如果要做一个上规模的二房东,可不仅仅是收房出房,赚取简单差价这么简单。要上规模,意味着必须放杠杆,而利用未来的租金收入现金流做一个加杠杆的金融游戏就是一条显而易见的路。

图片 3

其实,这就是一个精心设计的完美的金融游戏。

揭开整个锅的人,名叫胡景晖,我爱我家前副总裁。就是他,道破了王的透明新衣。平地惊雷,升腾巨响。

影响二房东扩张的主要现金流因素是:收房与出房的时间差导致的押金租金占用;装修款一次性支付及长期摊销导致的资金占用。上述两项资金解决能力高低,将直接影响二房东的运营能力及扩张能力。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众多租赁之王们,适可而止吧。

一方面,这些长租公寓重装修、N+1出租模式加剧租房价格上涨,长租公寓企业一味满足资本市场胃口,现在发展严重跑偏,完全破坏正常房屋租赁市场。违背市场规律的运营将受到市场惩罚。目前房租上涨带来的影响还在发酵,有关部门已经出手约谈。

一个偶然的机会,同小区的一位房东告诉她,自己一套两居室包租给自如的租金是5400元/月,自如把客厅打成隔断变成三居室散租,3个单间合计租金8500元,涨了近6成。

图片 4

除了高杠杆,高周转的命题,已令长租企业只需20天,即可装修完毕,租户入住的梦幻状态,甲醛可在房间里肆意飘荡。

最后,租赁企业利用这一笔资金再次收房扩大杠杆规模,抬高房源价格,吸引更多的房东进来。

上涨的逻辑

图片 59836715-ddaf8f55b2120eca.jpg

彼岸的钟声

而自如、蛋壳这些住房租赁企业,与链家、我爱我家这些传统的中介机构明显不同。

滔滔时代洪流。这一批湖南子弟及后代,其中的很多人,些许念旧且桀骜不驯。胡景晖可以称作他们其中的画像,烙印清晰可见。

在租房过程中,传统的中介机构,起到的作用就是把房东和租客搓合到一起,收取一笔中介服务费。

企业方信誓旦旦,认为长租公寓不具备影响操作整个租赁市场价格的能力。但关键问题是形成了垄断,
没有动力不去对未来涨价。恶性竞争的局面,高价哄抢,吃进房源,一旦租金水平下行,财务成本沉淀,后果可想而知。

然而,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注意,这是在秀肌肉。在20世纪70年代,谁才能突破户籍的藩篱,从湖南远道来到京城?想想就知道底气何来。

相关文章